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科幻末世小說 >諸天里的美食家 >第四十章 暗中的窺視

第四十章 暗中的窺視

小說:諸天里的美食家| 作者:斯文客南宮恨| 類別:科幻末世

各自都有想法,可是一個不夠成熟,一個又屹立高處太久,搞得兩方都是好心卻到了現在顯得格外尷尬。

  還好趙悠乾是一個善于解決問題和接受建議的人。

  在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后,他很快就求教了經驗更加豐富的牛鬼大將和老師解文淵,果不其然兩邊都是先頗為驚訝,接著就是給出了他們各自的解決辦法。

  不過兩種方式都并不是趙悠乾喜歡的類型,他參考了一下他們的想法,然后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這倒是讓解文淵和牛鬼大將意識到了,趙悠乾已經開始飛速成長,并且開始擁有一個領頭人的架勢。

  尤其是解文淵簡直是笑開了花。

  因為他很快就想通了一件事,如果趙悠乾當時是在耀州內被他保護起來的話,根本不可能有這么飛躍般的成長。

  就比如在耀州已經名聲鵲起的五位新生代,他們不說廚藝現如今被趙悠乾甩在了身后,更關鍵的是對于麾下勢力的領導能力。

  說明白點,現在趙悠乾已經是一個龐大勢力的首領了,頭上的稱謂已經不再是耀州解家的什么杰出子弟,他如今赫然是在外開花結果的真正一方人物。

  尤其是他已經邁入了麟級之后,已經確立了一方巨頭的基本姿態。

  而他的同齡人還在干什么就算是耀州最出色的那幾個,也還在師長和前輩們設定的道路上,緩緩前行。

  可這種按照既定軌跡前進的方式,逐漸讓他們就連趙悠乾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曾經和趙悠乾對抗過的那幾個人,如今赫然已是不值得趙悠乾再去搭理,甚至放上心上的存在。

  裸的差距下,讓那位風云閣的孟天王最近也鮮少提及自己的徒弟,這對一直狂傲處處要求高人一籌的孟星河是何等的打擊,光想想就知道了,那個叫做王朝的少年,最近的日子也肯定不好過。

  如今趙悠乾的成長光是廚藝上就已經超乎了解文淵的想象,到了麟廚這一步就算他已經邁入了天王,想要指點也不能了。

  畢竟自己這個徒兒可是沒有美食細胞硬生生踏破門檻走到這里,要如何進步只能看自己。

  他能夠做的也不過是幫忙搜集一些外部的資源而已。

  可是趙悠乾在對自己審視的方面,依舊是冷靜而自持,這就非常難得了。

  這是一種為人主的雄姿。

  也是整個耀州現在年輕一代最欠缺的一方面

  趙悠乾靠著自己在外的打拼,已經開始彌補自己的缺陷,就代表了他不但在廚藝上領先了整個耀州年輕一代一步,哪怕是心胸格局上也是如此

  這讓解文淵如何不開懷大笑

  至于趙悠乾要怎么處理和薙切家的關系,反正都是遠在東櫻的事情了,也不用他這個老師來頭疼。

  一列車隊,很快就在薙切家的莊園外停下。

  并沒有開進去的意思,薙切家也不會允許外人的車輛進入其中。

  通常都是派車輛在外接送。

  這次也不例外。

  趙悠乾一下車,就看到車外門口是那個許久不見的秘書子新戶緋沙子在外面等待。

  就這么一眼,趙悠乾便已經知道薙切仙左衛門并沒有真的在生氣了。

  臉上帶著一絲笑意,身后跟著雪女還有其他的幾位百鬼眾,難得趙悠乾主動打起來了招呼。

  “許久未見了緋沙子。”

  不是太過熟稔,也不會特別的生分,趙悠乾的稱呼不遠也不近。

  倒是讓一直心情有些緊張的新戶緋沙子放松了一些。

  “悠乾導師許久不見,上學期承蒙照顧了”

  躬了躬身,不過是一個學期的功夫,不到半年的時間,可見的這位曾經隨時跟在薙切繪里奈背后的秘書子就已經成長和成熟了不少。

  之前佐藤君橫掃整個東櫻料理界年輕一代的時候,想必遠月的學員們也都是十分的緊張。

  甚至已經做好了雞蛋碰石頭的準備。

  雖然沒有真正影響到他們,可是這種壓力下,讓這一代的心態更加成熟了,也算是一種意外的驚喜。

  “走吧,想必總長他們已經等急了”

  察覺到了新戶緋沙子短短時間內的進步,居然已經來到了準特料理人的門檻,趙悠乾就有些期待,薙切繪里奈又會有何等不俗的進益

  而就在趙悠乾和新戶緋沙子他們步入薙切家的莊園之時,一直在一個非常遙遠的地方,用望遠鏡監視著這處大莊園的兩個人影馬上將情況報道給了背后的存在,然后才繼續進行日常的監視任務。

  類似他這樣的存在,在每個出名的大勢力門口都有安排,而這個龐大的網絡遍布在整個京都御。

  因為使用特殊的科技手段,不動用超凡的力量,又幾乎是人力監視,很少使用衛星電子信號。

  這樣耗費大量人手的監視方式,至今居然還沒有被幾個人察覺到,也不得不說這是一種屬于傳統方式的勝利了。

  “哦趙悠乾去薙切家了”

  “不用理會,這是正常的情況,繼續盯著薙切仙左衛門的行動就是,如果發現有什么異動隨時報告”

  在一處修建得十分低調,內里卻頗為古色古香,每一處都蘊含著似乎十分不簡單奧妙的大宅邸內,一個老人將手下揮退,接著轉過頭看向另一邊。

  “我現在有些懷疑加入你們是不是正確的了”

  “要挑戰淺間神社,光是面對薙切家就已經不得了了,最近那個老家伙還聯手了德風家,把海外市場繼續擴大,東櫻內部更是幾乎已經成了一言堂。”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輕輕響起。

  “您也沒有別的選擇了不是么”

  “想要更進一步,想要將家族的榮光再次帶回到至高的所在,其他人又怎么會給您這個機會”

  一個帶著半塊白色面具的年輕人從房門后走出來,剛剛就是他一直在和老人商議事情。

  “我也只希望,你們不會太差,暴露我們的身份而已”

  “現在的這個情報網絡,可是花了我們道摩一脈足足三十年的功夫。”

  被質疑有沒有足夠能力的年輕人卻一點也沒有生氣,畢竟空口白話是不可能獲得盟友真正信任的。

  他只是輕笑一下。

  “哈,很快道摩流的坊主大人,您就會看到我們的力量”

  “以及實力了”

  于此同時,在某個地方一個年輕人渾身忽然開始了瘋狂的顫抖,隨后體溫開始極速的上升,就好像要將什么東西燃燒一樣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