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四百七十六章 別居

第四百七十六章 別居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楊意全失魂落魄地來到二房正院拜見岳母宋氏時,兩個孩子楊淳與楊沅正陪外祖母說話。看到他,兄妹倆都站起身來行禮,只是面上猶帶幾分無措,似乎有些不知道該怎么對待他。

  楊意全張張口,猶豫了一會兒,終究還是什么話都沒說,便把兩個孩子打發出去了:“為父有話要與你們外祖母說,你們出去跟別房的表兄弟姐妹們玩兒吧。”

  楊淳與楊沅對視一眼,又望向宋氏,見宋氏默默點頭,方才向外祖母行了一禮,退出屋去了。

  楊意全這才上前給宋氏見禮,直起身來,眼圈就已經紅了,哽咽著說出了第一句話:“岳母大人,何至于此啊”

  宋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平靜地移開了視線:“梅珺是我唯一的骨肉,她既然已經拿定了主意,我就沒有逼迫她退讓的道理。她并不是沒有給過你機會的,終究是你的所作所為傷了她的心。你不想法子去向她賠罪,來跟我老太婆說這些做什么”

  楊意全說話間已經帶上了泣聲:“小婿知道自己有做得不對的地方,可小婿真的沒想過要納妾,只是不好反駁了長輩們的話,方才說話含糊些罷了。至于大伯母和嬸娘、堂兄弟們,行事確實有些過了。他們拿不住小婿的把柄,便把氣都出到梅珺身上。小婿心里念著大伯父的恩情,不好頂撞大伯母,這才讓梅珺受了委屈。這是小婿的錯”

  他哭得有些可憐,但這種說辭已經無法令宋氏產生觸動了。過去十幾年里,她不知聽過多少次類似的話,聽得多了,早已麻木了。

  她仍舊是那一臉淡漠的模樣:“你心里記著你大伯父的恩情,我很欣慰。只是我不明白,你既然感激你大伯父,為何偏偏不肯聽從他的意思去做呢難不成你大伯父有說過,讓你為了你大伯母與堂兄弟們,叫妻兒受委屈么還是他在你們楊家人拿梅珺出氣的時候,沒訓斥過他妻兒的不是”

  楊意全噎了一下,低下頭去,抬袖擦了擦淚,輕聲道:“小婿只是想著,大伯母畢竟是大伯父的正妻,又為大伯父生下了嫡長子其他人也都是大伯父的血肉至親”

  宋氏輕笑了下:“說得好象你不是你大伯父的血肉至親一般你為了你大伯父的妻兒,一再違背你大伯父的囑咐,原來你就是這樣回報你大伯父對你的恩情的。”

  楊意全無言以對了,面上已是滿臉漲紅。

  宋氏又嘆了口氣:“等你大伯父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還不知道會怎么想呢。他一心促成了謝楊兩家聯姻,又用心栽培你,只盼著你能在科舉路上有所成就,日后出仕,不但可以光耀楊家門楣,也能與他作個臂膀。可你卻在楊家其他人的咄咄逼人面前退讓了為了贏得他們的幾句好話,你放棄了對你恩重如山的大伯父,忘記了他對你的所有期許。我又能說什么呢但愿你不要后悔才好。”

  楊意全面色如土,他早已后悔了,后悔得不得了他應該把自己的心意藏得更深一些,不要攔著文氏北上與謝璞團聚,那么妻子就什么都不會發現,他們仍舊是恩愛和睦的一對夫妻,不必析產別居,不必與兒女分離,他再過幾年就能正式接手竹山書院,又或是再下場試著考一回會試,爭取高中,出仕為官。只要他做了官,離開湖陰縣,就不會再有楊家人的糾纏為難,也不會有誰背地里說他是謝家的上門女婿了

  他為什么非要在文氏計劃北上時,多嘴勸那幾句話呢

  無論他再怎么不甘心,他的素敏妹子也早就嫁給了謝璞為妻,如今更是妻憑夫貴,成了三品誥命。她早已不是他能肖想的了。他甚至不敢在她面前說破自己的心思,因為她是絕對不會移情別戀的,到時候恐怕連親戚都沒法做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強留下她還不如一直做她心目中的好兄長,日后謝璞回鄉省親,他們總有見面的時候。若是她遇上了什么煩惱,興許還能找他說一說

  楊意全閉上雙眼,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他有些狼狽地離開了謝家,頂著謝氏族人們異樣的目光,離開了謝家角。他還沒有到絕路,他可以寫信去求大伯父,梅珺一向敬重大伯父,岳母宋氏與大伯父也是多年的朋友了,只要大伯父愿意為他求情,他還是有機會挽留妻子的。只要事過境遷,什么妾室之類的,他想都不會再想以后楊家人再說什么,他也絕對不會再理睬了

  謝梅珺來到了母親面前,向她行了一禮。

  宋氏面上滿是疲倦:“你都跟他說清楚了么我看他還不肯死心,等到你楊伯父知道消息后,定會來信為他說情的。”

  謝梅珺十分淡定地道:“而我已經寫好了給伯父的信,明日一早就會送出去。楊意全也好,楊家人也好,若以為能在伯父面前顛倒黑白,添油加醋,都是休想既然我有足夠的理由,又只是要求帶著孩子析產別居,而不是和離,伯父又有什么理由強迫我呢若是逼得狠了,我也不是沒有拿捏楊意全的法子,叫他去攔著伯父就是了。楊意全就怕我說出了他的秘密,絕對不敢真的激怒我的”

  宋氏默默無語。以楊為思的性情,他不知內情,多半會徐徐圖之,暫時答應析產別居,然后再讓侄兒楊意全慢慢把妻子哄回來吧至于楊大太太母子,楊為思肯定要大罵一頓了。只是那對母子的為人,估計不會有什么改變。到時候,不但楊意全可以利用,就連楊家人,也能給女兒做擋箭牌的。

  只是有一件事,宋氏忍不住再問女兒:“你真的確定,要給楊意全納妾”

  “納,怎么不納”謝梅珺扯了扯嘴角,“在佃戶家的女兒里頭挑個合適的人選,雖然不必非得是美人,但也不能太丑,還要好生養,心性平和,甘愿給人做小,又不愛生事才行。我既然打算要做一位合縣聞名的賢妻,就不能給人留話柄,更不能給自己添麻煩。反正我以后也不會跟楊意全在一處了,無法和離,就給他納個妾吧,省得他不安于室,在外頭鬧出什么丑事來,倒連累了孩子們的名聲。”

  宋氏只覺得心中一陣難過。她清楚女兒的本性,是個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如今能做出給女婿挑選小妾的決定,可見是真的鐵了心不跟楊意全過了。可女兒還如此年輕,難不成這輩子就真的葬送了么

  宋氏在心中默默問過世的丈夫,是不是他們犯下了無法挽回的大錯,選錯了女婿,才害了獨生女兒的一生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