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四百六十章 蜜語

第四百六十章 蜜語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沒辦法,再難哄也得把人哄住了,不然看中的媳婦兒豈不是要飛了?

  蕭瑞沖謝慕林露出一個甜蜜的笑容:“這不是花言巧語,是甜言蜜語呀!根本用不著紈绔的本事,我只要看見你,那些話就自然而然地說出口了,連想都不用想呢!”

  謝慕林忍不住打了個冷戰,看向他的目光透著一言難盡。

  這位帥哥原來是這樣的畫風嗎?

  蕭瑞又繼續道:“我跟你二哥說過去的往事,其實真的不是在賣……賣慘。”這個詞他聽著新鮮,不過意思簡單明白,他一聽就聽懂了,還覺得挺貼切的,但這種話當然不能承認,“我只是不想你身邊的人對我有所誤解,希望他們都能喜歡我。如此一來,等將來我從北方給你寫信的時候,他們就不會攔著你讀信、回信了。等到我向你提親的時候,他們也只會祝福,而不是想法子阻攔。”

  謝慕林眨了眨眼,訝異道:“你還打算從北方給我寫信?”

  “當然要寫了。”蕭瑞笑道,“我才與你見了幾面?馬上又要遠離。倘若不能保持書信往來,我又怎么能讓你了解我的性情為人,知曉我對你有多么認真?你我雖不能見面,但也能憑書信傳情。如此,將來我們成婚之后,情份也會比別家夫婦更深厚些,相處起來,自然更加融洽恩愛了。”

  謝慕林無力地揉了揉自己的額角:“你能不能別說這些肉麻兮兮的話……咱倆還沒到那個情份上吧?我以前見你,你都是聰明機智又狡猾的英俊少年形象,能不能稍稍尊重一下自己的人設?你這個樣子,我都以為以前認識的你是假的了!”

  蕭瑞挑了挑眉,沉默了一會兒,才收斂了幾分自己的笑容:“我的話有什么不對勁么?你聽著覺得奇怪?”他記得董慧武追求喜歡的名門閨秀,就是這么說話的,那些閨秀也挺受落,雖然把董慧武當成真正的未來丈夫人選的人并不多,但她們個個聽完后,都會害羞地笑起來的呀!

  莫非他喜歡的這位謝二姑娘,性情與別的女孩兒不同,就連追求起來,方式也要跟別人不一樣么?

  謝慕林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十分坦白地回答說:“我覺得很奇怪,因為跟你一貫以來表現出的性情不太符合。你到底是從哪里學回來的?還是以前用這種話追求過別的女孩子嗎?”

  蕭瑞咳了一聲,坐得端正了些,老實道:“我沒有追求過別的女孩子,但曾經見董慧武對別的女孩子說類似的話。他跟風月場合的女子與正經官宦人家的女兒,用的是不一樣的言辭,但無論是哪一種姑娘,聽了他的話,都會挺高興的。我就模仿了一下董慧武的語氣,不過,我說的話全都是我想說的,并沒有哄騙你的意思。我是真覺得,有必要通過書信來往,讓你對我多了解一些,日后嫁給我時,心里也會更心甘情愿。”

  謝慕林無奈地嘆了口氣:“岐山伯府的嫡長子是位真正的紈绔子弟吧?你跟他學什么呀?”頓了頓,又道,“我倒不排斥你給我寫信,但你確定這種事現實嗎?你現在還不知道會被派到北方哪個邊鎮,通信是否方便。更何況,離著這么遠,通信實在太麻煩了。我爹爹人在北平,那已是北方最大的城市了,他上任半年不到,也就給家里來過兩回信而已。這還是因為我們謝家自己有商行,會來往南北兩地運貨,才能捎帶過來的。換了沒有這個條件的人,一年能通一回信嗎?”

  “我也可以給自己置辦一份小產業,專營南北雜貨,既為了運貨時送信方便,也可以貼補通信所需的花費。”蕭瑞笑道,“我手里有些私房,從前只能留在京中,也不敢置辦什么大產業,免得引起家里夫人與大哥的注意,又或是被三殿下看中了討要。但如今我出了京城,這些事也該籌劃起來了。湖陰縣就是個不錯的地方,我打發人在這里開家南北雜貨鋪子,如何?從北方采買些土產送過來售賣,應該能賺不少錢。”

  謝慕林哂道:“你要是打算把北方的貨物送到湖陰縣來售賣,我就勸你別犯傻了。南北雜貨若是在這里有市場,早就被別家財主瓜分了去,哪里還能輪到你?別的不提,我們謝氏就有族人在縣城里開雜貨鋪。況且,那些在江南受歡迎的北方土產,不外乎毛皮、藥材、香料之類的,都是大商號才玩得轉的。你做小本買賣,哪里有那個本錢?就算要開店,放著更繁華的蘇杭湖嘉不去,放著有你舊同袍們坐鎮的平望鎮不去,非要來湖陰縣,那也太蠢了些!

  “我若是你,寧可放棄在湖陰縣城開鋪子,只派人在江南一帶采買貨物,湖州的文房四寶、蘇州的絲綢、杭州的茶葉、松江的棉布、揚州的指粉,這些東西在北方都是緊俏貨,運往北平后,不管是自己開鋪子,還是賣給別的店鋪,轉手就是幾倍的利潤。等你賺到錢之后,再考慮在南邊開鋪子也不遲。”

  蕭瑞驚喜地看著謝慕林:“謝二妹妹,你是在擔心我的產業,特地為我出主意么?!”

  謝慕林咳了兩聲:“別自作多情,我是看在你也算是個熟人的面上,不忍心看著你白白虧錢,才好心提點你的。你愛聽就聽,不聽拉倒。反正你賺的錢是多是少,都跟我沒關系。”

  蕭瑞笑得有些傻:“怎么會沒關系呢?我掙的銀子多了,給你寫信也容易些。”

  謝慕林撇開了視線:“我可沒有暗示你給我多寫信的意思,只是想著,你若是真把自家的南北商路打通了,我們家里跟爹爹說不定又能多一條通信渠道而已。”

  蕭瑞低頭笑了笑,才稍稍肅正了神色,柔聲道:“這么說,謝二妹妹你允許我給你寫信了?你不反對我仰慕你、追求你了?”

  謝慕林覺得自己好象跳了個坑,臉上有些發熱,硬著頭皮道:“你要寫信,誰能攔著你?但我不一定會回復,你可別要求太多。”

  蕭瑞又笑了:“怎么會?你愿意看我的信就好。若你有什么想要的東西,也可以在信里跟我說,我一定想法子給你弄來。”

  謝慕林僵著臉道:“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了,你不是要去北方邊鎮保家衛國的嗎?專心一點行不行?想要建功立業,就別分心搞什么兒女情長呀!”

  “保家衛國是要的,但這不代表我不能求娶喜歡的姑娘為妻。”蕭瑞笑著咧開了嘴,“保家保家,不成家,又如何去保呢?映真妹妹,你放心,我不會耽誤正事的。”

  這人怎么還改口叫起她的名字來了?!

  謝慕林沒好氣地站起了身:“別胡亂叫人,誰是你的映真妹妹?!你沒看見我現在穿著男裝嗎?我是謝慕林,謝慕林!”說罷再也扛不住,紅著臉扭頭就走了。

  1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