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四百二十五章 應允

第四百二十五章 應允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這個回答并不出蕭明德所料。他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搖了搖頭:“三殿下固然是行事不正,可這趙氏女……也太輕率愚蠢了些。”

  蕭瑞苦笑著說:“三殿下使盡渾身解數去打動一個深閨弱女,若她絲毫不為所動,豈不是顯得三殿下太過無能了?”

  可三皇子是這樣無能的人么?蕭瑞想起當初親眼見識過的,三皇子追求女孩的手段,心中仍舊嘆為觀止。當初他以為這是三皇子傾心于趙瀅,所以能超常發揮,哪怕明知道三皇子所為不妥,他還是沒忍心去破壞對方的初戀,沒想到真相卻是如此的不堪……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蕭瑞自問也算是個聰明人,見過些世面,連他都會被三皇子表現出來的深情騙到,更何況是從小養在深閨中的趙瀅呢?

  蕭瑞不想再多回想自己當初犯的蠢,只對父親說:“趙氏輕率不假,可這其中亦有三殿下存心算計的緣故。趙氏的名聲與死活都在其次,這件事卻絕對不能讓永寧長公主與宮中知情。不但是因為曹皇后、林昭儀與太子、二皇子可能會因此事為難、報復貴妃娘娘與三殿下,還因為……三殿下所作所為,是過不了皇上那一關的。謝家那位二姑娘挺聰明,但她再聰明,也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小姑娘。連她都能想到,三殿下當初算計趙瀅的時候,趙瀅還是太子妃的候選人,三殿下根本就是沖著東宮太子去的,皇上與朝中眾臣,又怎會看不出來呢?

  “皇上再不喜皇后與太子,也不會在后宅女眷身上用陰私功夫。一旦他知道了三殿下所為,三殿下日后就休想再出頭了!別說什么儲位不儲位的,只怕哪位皇子日后繼位,都不會容他過得舒心,畢竟人人都知道他是個表面溫和友愛,私下里卻沖著親兄弟們下狠手的人物。至于貴妃娘娘,三殿下小小年紀就敢做這樣的事,皇上又會怎么想貴妃娘娘呢?”

  蕭瑞看著蕭明德越發嚴肅的表情,再添了一句:“還有父親。父親如今是站在皇上這一邊的忠臣良將,人人敬重。可您再不贊成三殿下所為,也終究是他的親舅舅。貴妃娘娘也是您的親妹妹。日后無論是哪位皇子繼位登基,又豈能再視父親為股肱之臣?父親就不覺得冤枉么?”

  蕭明德看了小兒子一眼:“我從沒想過新君繼位后會如何,只是遵照圣上之命行事罷了。那時候我還在不在世上,都還難說呢,誰會想得這么遠?我這一生,也只想效忠于一人而已!”

  他是景樂帝的伴讀,自孩童時代便認其為主,從沒有想過還要換一位君王來效忠。倘若他的壽命真的會比景樂帝長,等到宮車晏駕那一日,若景樂帝有遺命予他,新君也愿意用他,他自然會竭盡所能,完成自己的主君交代的任務。如果景樂帝不需要他護持新君,新君也覺得他沒用了,他自會辭官告老,絕不會戀棧權位的。至于蕭家的未來,就要看他兒子的本事了。至于蕭貴妃與三皇子?那是景樂帝與新君要思考的事。

  蕭明德無意多談這個話題,只對蕭瑞道:“我會與三殿下好好談一談。他最近行事也確實是太過急躁了些。就算他真有雄心壯志,也該選擇zǒuguāng明大道,而不是專門在蠅營狗茍上下功夫!”

  蕭瑞忙道:“兒子會知會馬玉蓉,讓她那邊盡可能閉嘴,別把這件事鬧大。”

  蕭明德有些懷疑:“她真的會把這樣的大事瞞著家里人么?”

  蕭瑞對此還算有些信心:“只要她相信這事兒不會傷害到她的家人,她就不會輕舉妄動。”他頓了一頓,“我聽說馬三公子這個出了名的呆子,似乎對未婚妻已動了心。通常他這種呆子,一但動心,就會認死理,不會輕易更改了。”

  也就是說,馬玉蓉哪怕是為了哥哥,也不會輕易泄露秘密的。只要趙瀅與三皇子沒有私情,也不會虧待未來的丈夫,馬玉蓉就會很好說話。而有這個知情的小姑盯著,趙瀅嫁進馬家后,也必須謹言慎行,不敢再與三皇子有任何瓜葛了。

  蕭瑞從小陪伴三皇子長大,在三皇子與馬玉蓉混得很熟的那幾年里,他跟馬玉蓉也是時常見面的。雖說彼此稱不上有什么深厚交情——長公主的千金自然看不上他這個將軍府庶子——可對彼此的脾氣性情還是頗為了解的。否則,馬玉蓉也不會拐了個大彎,給他送了封信,讓他去請動蕭明德來解決三皇子的糾纏了。

  蕭明德闔首表示明白了:“我明日回城面圣。”

  這就是要去見三皇子的意思了。蕭瑞暗暗松了口氣。這種事宜早不宜遲,能早一日解決,還是早一日解決的好。

  接著,他又猶豫了一下,才對蕭明德說:“父親,我……兒子聽說,北方軍中近日似乎有不少職位出缺……”

  蕭明德一聽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陜西都司確實有不少職位出缺,但我從不會向燕王殿下討要北方軍中的位置。你想做什么?打算離京城更遠一些,讓三殿下鞭長莫及么?”

  蕭瑞苦笑了下:“父親別怪兒子膽小,三殿下……如今一天天長大了,心思城府也與小時候不可同日而語。父親不想摻和的事,兒子又何嘗想違逆您的意思?只是多年情誼,三殿下若有差遣,兒子實在不好推拒。離得遠些,日后來往就少了,兒子不用摻和三殿下的事,三殿下也不能指責兒子無情無義,彼此興許還能保得幾分表兄弟的情面,不至于反目成仇。”

  蕭明德不置可否,只問他一件事:“你離得遠了,再不能象如今這樣,隔上一年半載的,還能借著出公差的機會,回京來看望你姨娘,你叫你姨娘怎么辦?”

  蕭瑞有些猶豫,試探地問:“兒子……能不能帶上姨娘……”

  不等他說完,蕭明德就打斷了他的話:“別說蠢話!你姨娘如今是我的姨娘,我還沒死呢,你把她帶到任上去,叫外人怎么想?!你若舍得下她,我就不反對你的打算。但我絕不會替你求這個人情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的本事,如何?”

  蕭瑞馬上說:“兒子明白了,父親請放心!”頓了頓,又添了一句,“多謝父親。”

  蕭明德冷哼了一聲,踢他一腳:“滾去吃飯!明兒我回城,你給我在營中老實待一日,明晚再回府見你姨娘。到時候,我自會把你想要的東西給你!”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