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四百一十三章 信中信

第四百一十三章 信中信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小說網..org,慕林最新章節!

  謝顯之忍不住放下了手中的信,拿袖角輕輕擦去了眼角的淚意。

  雖然早知道外祖母病得不輕,但知道她這回真的要不行了,他心里還是難過的。哪怕外祖母曾經對他們兄妹冷漠無情,他也還記得過去那些深受寵愛的時光。那時候,他與大妹妹謝映慧是真的很幸福,哪怕這份幸福是虛假的,由曹家人的謊言堆積而成。

  謝謹之低聲安慰他:“大哥別太難過了。京中名醫無數,承恩侯府又位高權重,宮中還有皇后在,什么樣的大夫請不來呢?曹家人不會愿意看到承恩公夫人病重下去的,定會竭盡全力為她老人家醫治。”

  謝顯之苦笑了下:“這點我倒不懷疑。為了宮中的皇后與太子,為了曹家人自己的利益,他們一定會用盡一切辦法,讓外祖母多活幾年的。可人力有窮盡之時,外祖母病了這么久,又遭子喪女離之痛,恐怕撐不了多久。只是關心她的親人,心里難免會傷心罷了。”

  謝慕林拿過信紙看了幾眼:“曹家人懷疑她在故意求死,好報復害死她親生兒子的人,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謝顯之搖頭:“不可能的,外祖母還有親生女兒在,又有孫兒孫女,不會用這種傷人傷己的法子去報復。她總要顧及其他親骨肉的前程與安危。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沒有皇后與太子,沒有曹家,她的親骨肉就別想繼續過好日子。”他頓了一頓,“如果她老人家的血脈只剩下我與大妹妹,她可能會有那種念頭,但如今……不會。”

  謝慕林若有所思:“這么說來,承恩侯夫妻和曹皇后可能是枉作了小人,誤會了承恩公夫人這場病的原因了。如果承恩公夫人真是故意為之,還有可以回轉的余地。但如果她是真的病得重了,那無論有沒有人質,最后的結果都不會有什么改變……”

  謝徽之立時倒吸了一口涼氣,謝謹之也馬上反應過來:“大妹妹必須離曹家人遠些才好,否則天知道承恩侯夫婦會不會把她也當成人質對待了?!”

  謝顯之這才醒過神來,頓時慌了:“這……這……這如何是好?!”三妹病重,大妹不能離京,又放不下外祖母,方才滯留京中。真等到明年開春后天氣回暖,謝映容病愈,謝映慧方才回老家的話,只怕就來不及了!

  承恩公夫人那時候很可能已經撐不下去了。而平南伯府明擺著薄情不孝,不肯放曹文衡與曹文鳳過府侍疾,曹淑卿遠在陜西,不一定能回來。萬一承恩侯府實在找不到別人,將就著拿謝映慧做了人質,她豈不是很危險?!曹皇后與承恩侯連親兄弟都能下毒手,又豈會憐惜一個姓謝的外甥女兒?

  謝顯之急得站起身,在屋里來回轉圈。

  文氏聽得心驚膽戰,咬牙說:“還是派人去把兩個孩子都接回來吧!能走運河就走運河,不能走運河……走陸路也行!如今天氣還算晴朗,叫她們坐馬車,走得慢些,多花點時間也無妨的。最好再雇一位大夫隨行,就算路上有什么不好,也隨時有人醫治。等她們到家了,我立刻去請杜老爺子來給容姐兒看診!”

  他們就只能做那么多了,如果謝映容真的撐不下來,那也是她的命……

  文氏動了動嘴皮子,沒把這句話說出口。她再心軟,也分得清事情輕重。與不聽話、愛自作主張又自作孽的謝映容相比,眼下還是越發懂事穩重的謝映慧更重要些。如果謝璞在北平知道實情后,怪罪下來,就由她來承擔這個責任好了。

  謝顯之又驚又喜,他隱隱察覺到了,文氏做出這個決定,冒了什么樣的風險。但她是在為謝映慧的安危著想,他心里怎能不感激?

  謝顯之立刻朝著文氏,大禮拜了下去。文氏忙將他攙住:“自家人就不必講究這些俗禮了。若真要在冬天把人接回來,該派什么人去,帶些什么東西,沿路在何處打尖兒,該如何打點,要準備的事情還多著呢!當日老太太南下,一路上受了無數的苦,到家后也大病了一場,幾乎把性命都折騰進去。如今容姐兒病得不輕,慧姐兒也生得嬌弱,路上再顛簸些,就要受大罪了,必須得謹慎些才行!”

  謝顯之鄭重點頭:“母親放心,我們兄弟必定會安排妥當的!”

  文氏嘆了口氣:“回頭我找珍珠與何媽媽打聽一下,南下回鄉的陸路,她們走過一遭,想必更清楚沿途的情形。當日老太太是趕路趕得急了,如今若是能避開那些遭罪的路段,自然是避開些的好。”

  她與謝顯之約定了什么時候碰頭,再議詳情,這事兒就這么定下了。

  謝慕林與謝謹之對望了一眼,面上都露出了擔憂之色。坦白說,謝映容病得是輕是重,他們都不是很關心,就算原本曾經有過些手足情誼,這大半年下來,也早被她折騰得不剩什么了。可謝映容如果真的因為趕路太辛苦,病情加重而死,文氏就要在謝璞面前擔干系了。為了避免文氏受到猜忌和非議,他們兄妹恐怕很有必要事先做點準備工作才行。

  最起碼,先在族里放出謝映容病重的風聲。一旦她在路上有個好歹,族人也會覺得是她不走運,而不會覺得這跟文氏有什么關系。若是時間允許,他們還得往北平寫封信,提一提謝映容病重的原因,在謝璞那里先打個預防針。

  謝慕林心里盤算清楚,又掃視了手中的信紙幾眼。

  謝映慧的家書寫到平南伯府一行,已經將近尾聲了。這同樣是一封前后用了幾天時間寫成的信,筆跡、墨汁濃淡,都發生過三四次變化。得知平南伯府那幾個孤兒寡母的涼薄之后,謝映慧都沒心情留下來跟他們多說什么了,只命丫頭傳話,提了一句當心承恩侯府,便調頭走人。

  過后平南伯府并沒有派人來謝家大宅找她,也不知是不是領會了她當日傳話的意思。謝映慧無心理會他家的動向,只是有些猶豫,是不是該去給外祖母侍疾?

  雖然承恩侯府行事不孝不悌不慈,可外祖母依然是外祖母呀!

  然而,承恩侯府派了承恩公夫人的貼身侍婢來見謝映慧,表示承恩公夫人不想讓外孫女到跟前侍疾,叫她不必再去求舅舅舅母們了。過后她再想要去探視,三次里也最多能有一次機會可以見到承恩公夫人,還是遠遠地在房間門口看上一眼,不能到跟前,也不能與對方單獨說話。

  不過,平南伯夫人把庶女曹文燕給派了過來,她也是承恩公夫人的親孫女兒。至于嫡出的那對兄妹,并不見人影,據說是到廟里給祖母祈福去了,不能離開,離了就不靈驗了。

  謝映慧如今只能在家里設了個小小的佛堂,默默為外祖母祈福。

  謝慕林把信讀完,所有人都聽得唏噓不已。謝顯之的心情更是復雜。

  謝慕林正打算把信收回信封,信封里卻又掉出了一個小信封來,上頭是謝映慧的筆跡,注明這封信,只能給謝顯之一個人看。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