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四百一十一章 絆腳

第四百一十一章 絆腳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卞家人雖然覺得謝映慧是在胡攪蠻纏,也不相信她會真心對庶妹謝映容好,可謝映容在卞家養完傷又養病,這病還跟卞大姑娘脫不開干系,又至今不見起色,若硬要說謝映容留在卞家養病對她的健康更有利,他們也說不出口

  謝映容終究是謝家的女兒,與卞家非親非故,卞老太太以她的救命之恩為由,將人留在家里養了幾個月,就已經是極限了。如今謝映容的父親嫡母先后來信說要接女兒回家,嫡姐又天天來卞家要求接人,卞家若堅持要把人留下,就真真有拐帶良家女兒的嫌疑了。

  卞家雖然沒有適齡的男孩子,可卞舉人也是正值壯年,萬一連累得謝映容被人說跟他關系曖昧,小姑娘名節不保,固然是一輩子都毀了,可卞舉人的前程也要陪葬進去,從此在士人圈子里抬不起頭來。

  卞舉人娘子早就因為寶貝女兒成了謝映容生病的罪魁禍首而心存不滿,滿肚子疑惑猜忌,如今更是坐不住了。她力勸丈夫為自己的名聲前程著想,又去懇求婆婆,不要為了報恩,害得恩人與親人生隙。最終,卞舉人先做出了把謝映容送回家去的決定,卞老太太雖然十分不放心,但還是默默接受了。

  謝映容就這么憔悴虛弱、一臉懵逼地被卞家的婆子送上了自家的馬車。

  卞大姑娘哭哭啼啼地拉著她的手說會想她的,等她病好了,自己一定會上門去找她玩耍。

  卞老太太在門里拿著塊帕子默默拭淚,吩咐身邊的心腹婆子給她送了個小木匣,里頭裝有一套四件做工精巧但不是很貴重的銀首飾,還有十兩散碎銀錁子,悄聲交代她好生保管,做個念想,銀錁子也可以用來救急,若是家里人虧待了她,只管給自己送信。

  卞舉人娘子很是關切地把謝映容新近在卞家養成的喜好、習慣交代給了來接人的謝映慧,好象十分關心前者的生活一般,還厚賞了香桃與綠綺兩個丫頭,讓她們好生侍候病人。

  謝映慧聽得不耐煩,見行李都帶齊了,人也沒漏下,便跟卞家人告了別,上了自己的馬車,帶著載有生病庶妹與兩個丫頭的馬車,走上了回自家大宅的路。

  從頭到尾,都沒有謝映容拒絕離開的余地。卞家人同意送她走,她又有什么理由留下呢?

  謝映容也不知是不是認命了,又或是實在病得太重,這一路都很安靜,老老實實地被送回了金萱堂。謝映慧決定讓她在金萱堂養病,禁足,只讓大金姨娘與香桃去照顧她,至于蜜蠟,早被挑去做粗活了。衣食住行方面有蔣婆子安排,也用不著謝映慧操太多的心。

  不過,也許是蔣婆子老練眼利,又或許是謝映容回到自己家里就難動手腳了,她病情一直不見痊愈的原因,終于暴露了出來。

  原來她每次喝完藥后,都會趁著跟前無人,又或是借口出恭的機會,強行逼自己把藥吐出來。這般強行催吐,本就傷身,更何況她本就病著,又沒按醫囑服藥,病情自然不可能有起色的。她這樣折騰自己,沒把小命折騰掉,已經是年輕力健的功勞了。

  謝映慧發現真相后,氣得簡直要笑了。她真沒想到,謝映容為了留在卞家,竟然能連自己的小命都豁得出去。可謝映容犧牲了這么多,又有什么意義呢?程篤也不知是不是察覺到了什么,已經減少了前來卞家看望外祖母與舅舅舅母的次數,而且就算他來了,也不會到后宅來見女客,最多在前院陪外家親人們吃一頓飯,就離開了。謝映容自打生病以后,就再也沒見過程篤。謝映慧打聽到這個消息后,真不知該不該同情這個庶妹了。

  而且,程篤祖父親自為他說親的消息,就連永寧長公主府都聽說了。被寧國侯納入長孫媳候選名單的閨秀里頭,根本沒有謝映容的名字!

  謝映慧倒是榜上有名,不過不等驚動謝家或曹家,就已經被寧國侯否決掉了。這是馬玉蓉悄悄告訴她的小道消息,順便還數落了幾句寧國侯不厚道,勢利眼。

  謝映慧根本不在乎這種程度的勢利眼,她自打家里出事,外家出事,受過的白眼還少么?她只是覺得很好笑,不知道謝映容折騰那么多,到底是在圖什么。

  若指望卞家能在寧國侯面前替她說項,那是做夢。就算從前卞老太太還有為她說好話的可能,如今也沒了指望——她這副病歪歪的身子,天知道是否能長壽,是否能給程家傳宗接代?別說程篤了,就是京中家世稍好一些的官宦子弟——哪怕是旁支或庶子——如今都不可能看上謝映容了。他們家里的女性長輩只需要稍一打聽,就會知道謝家三姑娘是個病秧子,得個小小的風寒,都能病上一兩個月不見起色,誰還敢上門求娶?!

  謝映慧在謝映容面前,細細為她說明外頭最新的消息,以及種種關于她的議論,謝映容聽得面色慘白,從此再也不敢不吃藥了。

  謝映容又請了位靠譜的大夫來,給謝映容重新開方、抓藥。這回,謝映容老老實實服了湯藥,身邊人給她吃什么飯菜,她就吃什么飯菜,生母大金姨娘給她上炭盆、厚棉被、大棉襖,她雖然覺得不大舒服,也乖乖聽從生母擺布,只求病情盡快好起來,不再被人當成是病秧子。

  然而,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世事哪能輕易如謝映容的意?

  她這病耽誤得久了,身體又被折騰得太慘,傷了元氣,還需得休養上一年半載的,才能恢復原狀呢。

  謝映慧問過大夫,妹妹是否能遠行,大夫明確告訴她不行。如果她恢復得好,明春天氣回暖后,興許還能試一試,現在是真的不能出遠門。若要強行帶她上路,那就是逼她去死了。

  謝映慧無可奈何,雖然明白家人催自己回鄉之心十分迫切,自己也不愿意留在京城聽人閑話,但她身為長姐,不可能把病弱的妹妹丟在京城不管,自個兒回老家與親人團圓。她雖是個任性的大小姐,但做人的底線還是有的。

  她在信中鄭重向文氏與兄弟姐妹們道歉,表示自己明年開春后,一定會盡快趕回京城來,但現在是真的無法成行。同時,她也勸他們安心,她會以照顧生病妹妹的理由,減少交際,只與馬玉蓉、盧飛云兩位好友來往,那就不會有多少機會聽別人的閑話了。

  謝顯之讀信讀到這里,也只能長嘆一聲,默然無語。謝慕林與兄弟姐妹們對視一眼,都面面相覷。

  所有人都以為,只要把謝映容帶回謝家,一切問題都能解決掉,謝映慧也可以回湖陰來了。萬萬沒想到,就算謝映容回去了,謝映慧也沒法離開,繼續被前者絆住了腳。

  世事變幻無常,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