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入駐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入駐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謝慕林重新回到碼頭上,對家人下令:“我們不走了,回老宅去,今夜就守在后院與梅廬。”

  馬路遙小心翼翼地走過來,他方才聽到了一點動靜:“姑娘,那位小爺是哪里的官軍?他們今晚是要住在我們家宅子的前院么?”

  “前院能不能住下還不知道呢,反正我們只占兩個后頭的院子,其他的由他們決定去。”謝慕林平靜地道,“你打發兩個婆子在廚房幫他們燒水做飯,他們如果要炭火什么的,也盡管給。仆人房中有細軟的都帶走,鋪蓋什么的,就別要求太多了。你與賈大留在廚房院里,預備他們可能會有任何需求,能滿足的就滿足,過分的就不必理會了。但其他人,一律不許越過正院一線,也不得離開老宅!等到明日天亮后,我們再看情況,決定要不要回謝家角。”

  金山衛的人今晚就要對“流民”采取行動,結果能不能成功,誰也說不準。謝家老宅里這群人,一旦有誰走脫,又或是與外界有了接觸、聯系,隨時都有可能被對方當成是消息外泄的罪魁禍首,那豈不是冤枉?所以,還不如老老實實待在后院里。

  謝慕林篤定金山衛的人不會騷擾傷害謝家人,不是對現在的軍隊士兵人品有足夠的信任,而是柱國將軍府能把兒子送到金山衛歷練,這個衛所的領頭人就肯定不會離譜到哪里去,最基本的道德操守還是有的。謝家又不是什么沒根底的人家,對方還不敢太亂來。

  船上的人紛紛抬著行李,重新又上岸回到老宅去。這時候,天都黑了,烏云遮住了月亮,也看不見什么星星,若不是謝家眾人還提著燈籠,只怕連摸回老宅大門口都難。

  謝老太太還坐在那把輪椅上,不過因為天黑看不清路,所以不是被推著走,而是被抬著的。她緊緊地拽著身上的斗篷邊,明明身上一點兒都不冷,心里卻有些涼涼的。

  她不止一次地小聲問孫女兒:“不會有事吧?有官兵在,那些流民傷不了我們的吧?”

  方才謝慕林與蕭瑞對話時,雖然離船比較遠,但謝老太太耐不住好奇,還是讓珍珠想辦法偷聽了。象珍珠這樣從小丫頭往上爬,花幾年功夫爬到大丫頭位上的人,不但服侍人的技巧熟練,就連偷聽、打探的本事也很不錯的。她在船頭位置,就斷斷續續聽到了謝慕林與蕭瑞的幾句話。雖然不是全部,但包括了流民將謝家祖孫視作肥羊,今晚就要上門打劫,以及謝慕林請官軍入駐老宅這兩個重點。珍珠把自己聽到的報告了謝老太太,心里其實也在七上八下。

  謝慕林看著周圍下人忍不住探過來的懼怕目光,微微笑了一笑:“沒事的。流民再兇殘,那也是烏合之眾。他們又不知道官軍在這里,如果真的闖上門來,就是自找死路了。我們安靜些,就待在后院,什么動靜都別出,有力氣的人拿些棍棒鋤頭或是竹竿,夜里留意墻頭上。只要沒人跳墻進來,前頭有什么聲響,都跟我們沒關系。等天一亮,也就沒事了。”

  眾人聞言,還是信服的。這位二姑娘在老宅當家幾個月,一向當得很好,至今還沒出過什么大岔子呢。先前是她懷疑流民會上門,大家伙兒才會迅速撤走。如今既然有官兵來了,那留下來也是合情合理的。他們只管聽二姑娘命令行事就是了。真有匪徒上門,還有官兵擋在前面呢。

  謝家人入了老宅,馬路遙夫妻迅速指派各人各司其職,除了廚房院派人看守,原本帶上船的米面肉菜都送回來以外,其余人等全都撤入后院,一部分在后樓里外守著,一部分守梅廬,兩邊院子之間開有小門相通,兩邊的人相互照應,倒也方便。謝慕林就帶著翠蕉留在謝老太太屋里,梅廬拿去安置部分男女仆婦。雖然留了人手警戒,但人都不是鐵打的,其他人該休息的還是要休息,只不過都是和衣而眠罷了。

  在那之前,大家還得先把晚飯給解決了。幸好之前準備了干糧,如今也不必叫廚娘動手了,各人拿小爐燒了熱茶水,就著干糧吃下去完事。

  謝家人吃完干糧,蕭瑞也帶著金山衛的人到了。他們迅速占據了前院和柏院,以及后院隔壁的舊議事院因為這里有后門。至于正院和其他院子,他們并沒有動。至于廚房那邊,他們也派了人去檢查,并與馬路遙、賈大做了接觸。不過,除了普通的食水以外,其他東西,他們都沒有做要求,連鋪蓋都省了。需要休息的時候,他們的人就在屋里尋個墻根,靠著墻閉眼盤坐。

  謝慕林在后院,沒有跑到前面去看,也沒有從門縫里多瞧一眼。她還嚴令家中仆婦丫環,管束好未成年的孩子,免得有哪個不知輕重的跑前頭去看熱鬧了,萬一犯了別人的忌諱,不是玩兒的。看這金山衛的人軍紀相當不錯,估計治軍也很嚴。她請這些人來是為了護住自家,如果家里人反而闖了禍,那豈不是得不償失?

  不過金山衛的人并不禁止馬路遙與賈大在廚房與后院之間來回奔走傳話,馬路遙便過來告知謝慕林:“來的有好幾十人呢,聽說還有好些人馬在附近的破宅子里藏身,也有人駕著船在某些隱蔽之處候命。咱們家前院里那幾十人,官兒最大的是金山衛的指揮使,手底下還帶了好幾個指揮僉事什么的過來,不過只有兩人在此,其余人都在外頭,還有個指揮同知正在河道上辦大事。蕭二公子也只是斥候而已。他們是拿咱們家做了中軍大帳。”他頓了一頓,“二姑娘,我瞧他們這幾十人里頭,真正能殺敵的小兵并不是很多。萬一流民真的闖進來了,他們這點人能行么?”

  謝慕林眼珠子一轉,已經想明白了。金山衛的人派了幾個軍官帶人在外頭候命,還有個指揮同知在河道上辦大事多半是截住了那支運糧的船隊。他們既然打算要抓現行,就肯定會在流民劫船那一刻動手抓人,絕不會讓流民有機會劫完船回轉,然后在路上對謝家老宅下手的。既然流民闖不了謝家的門,那留這幾十個小兵守衛“中軍大帳”,也就足夠了。

  在指揮使身邊做親兵的人,武力還能差得了嗎?如果連幾個流民都擋不住,他們如何保護主官?要是金山衛的人馬威風凜凜地把劫官糧的流民給抓住了,帶隊的指揮使反而被人干掉,那豈不是成了笑話?蕭家會把蕭瑞送去歷練的金山衛,能鬧出這種笑話來嗎?

  謝慕林表示她一點兒都不擔心!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