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三百六十五章 傳聞

第三百六十五章 傳聞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什么?!王湄如沒死?!

  所有聽到謝顯之讀出這句話的謝家人,都大吃了一驚。

  就連謝顯之本人,也被驚呆了,在讀完這句話之后,就沒有再往下讀信了。他有些無措地看向家人,又再看向謝謹之:“二弟……你們也是去過王家的,看過王家大火后的情形,王家的人都說王安貴的妻女死在大火里了,尸首皆在,不可能有假,是不是?”

  謝謹之眉頭緊皺:“我們確實是聽到圍觀的人這么說的,官府的人也道王安貴家眷已然死于大火,但既然在火場找到的是焦尸,到底是不是王安貴的妻女,就很難說了。”

  謝慕林也道:“這么看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王安貴之妻聽聞是在放火之前,便把家中下人全部遣散。大火之后,這些下人也沒幾個回去的。可正因為沒幾個人回去,誰也說不清那幾具焦尸里頭,是否有王家原本的下人。若說王安貴的妻女拿丫頭婆子冒充自己,燒死在大火中,然后借機死遁,并不是沒有可能。但這種事她們必須要有幫手,否則兩個弱質女流,如何能在王家人眼皮子底下逃脫?又如何能在逃脫之后,找到安全的藏身之所?況且,官府總會留人監視的吧?王家當時可是罪官家眷,已經被判了流放,馬上就要被押送上路了。官府的人就不擔心她們會逃脫?”

  謝徽之想了想:“如此說來……那段時間王安貴的姐姐,就是寧國侯府的程二奶奶,程篤那個嬸娘,好象往平南伯府去了好幾回。本來她因為王安貴不明不白死在監獄里,曾跟程二爺吵了一架,又上平南伯府大鬧了一場,還被婆家人禁了足的。可后來也沒見平南伯府做什么,她便跟平南伯夫人和好了,姑嫂倆親得象親姐妹一般。平南伯死后,傳言寧國侯夫人翻臉不認人,連女兒外孫都不管了,不許家里人跟平南伯府再有往來,可程二奶奶竟然違了婆母之命,還是三番五次地往平南伯府跑,說是安慰平南伯夫人去的……難不成這里頭有什么貓膩?”

  謝慕林大開腦洞:“該不會是程二奶奶求了平南伯夫人出手,救出王安貴的妻女,所以就沒再為王安貴之死而記恨大姑姐了?我記得平南伯夫人以前就很捧著王家,因為王湄如討太子的歡心,她甚至不惜為了王湄如的父親,對我們謝家下狠手。他們本來就是一伙兒的,會繼續勾結起來,也不奇怪。可平南伯夫妻當初都能對王安貴下手滅口了,又為什么要救王湄如?”

  謝徽之眨了眨眼,看了看謝顯之,方才壓低聲量道:“因為王湄如很討太子的歡心?”

  這時候,一向只會站在邊上裝壁花的宛琴開口了:“王家大姑娘是個難得的美人,太子殿下一見她,便為她傾心,一心要娶她回東宮。王大姑娘想要個高點的位份,可太子妃之位,曹家是無論如何不會給的。承恩侯府那邊,只怕并不希望太子寵愛一個不姓曹的女子,很有可能會看王大姑娘不順眼,連良娣之位也舍不得給出去。但是平南伯府不一樣。平南伯與伯夫人都覺得,王家算是他們這一房的姻親,他們能拿捏得住王大姑娘。倘若王大姑娘在東宮得勢,能讓太子殿下多多親近平南伯府,那即使太子妃之位落到承恩侯府頭上,也無妨了。”

  謝映芬看向宛琴:“可是王安貴頂著畏罪自盡的名聲死了,王湄如也被判了流放,她還能入宮么?”

  宛琴微微一笑,一臉的高深莫測,卻沒有回答。

  謝慕林對妹妹說:“不能光明正大入宮,不代表不能改名換姓入宮。到時候只說是人有相似,太子殿下便是多寵愛她些,也可以解釋說是因為那張臉而移情。”

  不過這種做法,只能騙騙一般人,聰明一點的人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王湄如已經是個及了笄的少女,行為習慣都已經養成了,見過她的人也不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變成另外一個人?曹家、程家與她有殺父之仇,她要是真的進了東宮得了寵,能給曹家帶來什么好處?到時候只怕不等她有所動作,曹皇后就要先滅了她了。

  文氏按著胸口,面色發白:“這種事都能做假么?王家大火是真的燒死了不止一個人的呀!王家妻女倘若真的用這種法子逃出生天,手段又何其殘忍?!”她忍不住看向謝顯之,“平南伯府若真的做了這種事,又是圖什么?!”

  謝顯之無言以對,其實他也不能理解舅家的想法。他是個正經讀書人,雖然經歷了許多打擊與苦難,性子還是有些天真的。他無論如何也無法贊同曹家為了爭權奪利,便動不動害人、殺人的做法。舅家的真面目與他曾經以為的差別太大了,他現在只想懷疑人生。

  謝謹之見他面色發白,便小聲道:“大哥,大妹妹后面是怎么說的?這消息是真是假?”

  謝顯之回過神來,“哦”了一聲,有些不自在地坐直了身體,再次低頭看信。

  謝映慧也在信里說,傳聞王湄如未死,而太子不肯聽從曹皇后之命,挑選合她心意的太子妃,很可能就是因為這個緣故。他如今已經擇出了三位太子妃人選,不是來自沒有實權的文官之家,就是出身稍嫌落魄的舊勛貴門第,還有一位的性子很不討太后喜歡。總之,這三位閨秀,無論哪位最終坐上了太子妃的寶座,都絕不會受到后宮兩大巨頭太后與皇后的共同喜愛。她們娘家又沒有足夠的權勢與實力,只空余一個身份罷了。將來若不得太子寵愛,那這太子妃之位就坐得不穩當了。哪怕到時候她看哪個太子寵妃不順眼,估計也掀不起風浪來。

  傳言說,太子之所以這么煞費苦心,就是為了王湄如入東宮做準備。他對王湄如的癡戀,似乎超過了從前,已經有些昏了頭了。謝映慧說,她與馬玉蓉私下議論時,都覺得傳言若是真的,太子就是真傻瓜!

  不過,謝映慧也很好奇,這種傳聞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似乎與太子的作為對得上號,但這種機密之事,論理不該傳得人盡皆知才是。

  她有心要去平南伯府探個口風,便借口送中秋節禮,給平南伯府遞了帖子。

  平南伯府那邊的回音,卻是平南伯夫人因為感染風寒,忽然病倒了,不方便見客人。謝映慧以外甥女的身份,請求去探病,也被那邊斷然拒絕了。

  謝映慧只得請了永寧長公主府的管家幫忙,向太醫院打聽,哪位太醫去了平南伯府看診的,問問平南伯夫人的病情如何,十足一位恭順知禮的好外甥女模樣。

  然而太醫院傳回來的消息是,平南伯府并未請太醫上門,不過有太醫得到消息,指平南伯夫人另請了民間的大夫去看診,好象是驚懼過度,夜不能寐,但并沒有大病。

  謝映慧懷疑那傳聞是真的,只是消息走漏,對平南伯府半點好處都沒有,所以平南伯夫人才病了。13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