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三百四十三章 平息

第三百四十三章 平息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雖然文氏覺得不妥,但謝慕林還是決定,要把楊四爺的事告訴楊意全,讓他去處理。

  興許楊意全姑父會偏向楊家,任由謝家十三房以及背后的三房吃虧,但也有可能會偏著謝家,從此跟楊家本家的關系鬧得更僵。經過這件事后,謝慕林也就能看清楚這位姑父的為人品性了,便能決定日后要如何與他相處。

  其實楊意全對他們母子幾個還是挺好的,每次在二房遇見,態度都很親切和氣,對文氏在湖陰的生活也非常關心,就好象是個和藹的長兄一樣。盡管見面的次數不多,但時不時的也會打發個婆子來跟文氏問好,讓她遇到什么難處,只管開口。畢竟她如今是二房的媳婦,丈夫不在身邊,兒子們年紀又還小,能依靠的,就只有他這個二房女婿了。

  可謝慕林始終覺得他這份親切友好透著古怪,從前她可從來沒聽說,謝璞與文氏和這位妹夫關系有多親近。哪怕是在謝映真的記憶中,父母都很少提起楊姑父,要提也只會提梅珺姑姑和她的夫婿、兒女如何如何。要說楊意全與謝璞、文氏夫妻有多深的私交,怎么謝璞有難時,就沒見他出現過?宗房的大老太爺謝澤山做了二房的代表,當時二房的女婿可沒見有書信傳來。楊意全只是竹山書院的教書先生而已,又沒參加今年春闈,難道還能比一族宗長謝澤山更忙碌?

  更何況,楊意全對謝家人的關心,好象重點都在文氏身上,經常說文氏就跟他的親妹妹一般。而對于三房的長孫謝顯之,與要繼承二房香火的謝謹之,則是同樣的態度。當著文氏的面,又或是身處二房時,他是非常和藹可親的,但在書院那邊,則要冷淡得多,興許還不如牛大儒對謝家兄弟那么關照。

  謝慕林很想搞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對謝家母子的真實態度是什么?他是二房宋氏獨生愛女謝梅珺的丈夫,若是他對謝璞一家有什么不好的看法,說不定就會影響到宋氏與謝梅珺的態度。

  謝慕林先趁著姐妹們聚在一處學做點心的時候,試探了一下楊沅,發現她對水泥作坊的事一無所知,甚至根本不知道十三房的磚窯改成了水泥窯。她是個樂天派,如今年紀又小,整天想的不是吃喝玩樂,就是如何應付外祖母與母親布置的功課,根本不愛操心別的。

  在她看來,父親只需要專心教書,將來接手竹山書院的山長之職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操心瑣事,母親能打理好家里家外所有事務。如果有一件事,母親已經決定了要如何去做,父親根本就不需要再過問。

  謝慕林猜想,姑姑謝梅珺在夫妻之間,應該是比較強勢的那一個,是不折不扣的一家之主了,但平日里還真看不出來,因為她在人前,對楊意全的態度都是比較溫柔大方的。

  謝慕林不清楚這對夫妻之間到底有什么問題,但看楊沅的態度,估計是不會在謝梅珺明說不愿意丈夫操心的情況下,還幫她給楊意全遞話了,于是就改而找起了別的路子。

  她先去跟兩位兄長謝顯之與謝謹之溝通過,說明原委,然后由謝謹之的書僮石硯出面,直接在書院里找上了楊意全,向他稟報了事情的原委。

  石硯代表小主人謝謹之,向楊意全說得非常明白,謝家二房是不愿意把事情鬧大的,也不希望讓二老太太知道,十三房那邊同樣是希望息事寧人,但在謝家八房出面跟楊四爺交涉,對方也知道謝梅珺知情后,還完全沒有停止行動的跡象,反而變本加厲地加大挖角的籌碼,這就很讓人困擾了。謝謹之身為謝梅珺的侄兒,認為楊家人不夠尊重她,又不愿意她直接跟小叔子們對上,所以希望姑父楊意全能跟楊家那邊溝通一下,和平解決這件事。

  水泥作坊并不是什么能賺大錢的產業,謝家二房、三房拿出這個配方,其實是希望能幫助十三房走出困境而已。至于水泥配方有些什么忌諱,目前哪些地方還在大規模使用,種種情況石硯也都照實告訴了楊意全,好讓他能充分掌握情況,做出最恰當的判斷。

  據石硯說,楊姑老爺當時的表情有些僵,沉默了很久才表示,他會處理好此事的,讓謝謹之別擔心,還說這件事暫時不必告訴謝梅珺與宋氏知道,再給了石硯一個厚厚的賞封,就把人打發走了。

  謝顯之與謝謹之都留意到,楊意全這一天并沒有什么動靜,也沒離開過書院,等到第二天下午放了學,他才坐船回了湖陰縣城,天黑前又趕回了書院的家。第三天,他又再進了一次縣城,同樣是天黑前回來。如此反復到第五天上,老賈頭才來向謝慕林稟報了最新情況,道是楊四爺停止了挖角的行動,還命人把建好的水泥窯給砸了,非常惱火地跑到謝家十三房的窯口來破口大罵,說些什么要報官的話,說謝家燒水泥是犯忌諱的,云云。

  他還真跑去縣衙告狀了。

  不過湖陰縣令沒他那么糊涂。謝慕林與謝謹之兄妹倆又早早通過宗房那邊,在縣衙報備過,因此縣令一聽說事情涉及到謝家,壓根兒就沒搭理楊四,反而命人把他給攆出去了,又打發個官差到楊家說明原委,叫他們家好生管束自家子弟,別整天沒事找事。

  楊家大太太和兒子都覺得很丟臉。楊家素來以湖陰縣第一官宦世家自居,只有謝家能與他家相提并論,何曾受過縣尊的氣?不過是一件小事罷了,楊家都勒令楊四停止挖謝家墻角了,縣令還跑出來多管閑事做什么?楊家大太太有些懷疑,這是謝家在暗地里要落他們楊家的臉面,又或者是楊意全在故意打壓他們大房?

  不過真正讓事情徹底平息下去的,還是來自揚州楊大老爺的一封信。楊大老爺收到了侄媳謝梅珺的書信,得知事情原委,覺得家人的做法很讓他丟臉。他一邊寫信給謝澤山,向他賠禮,附送了四錠紋銀用來補償苦主謝謹華的損失;一邊寫信給家人,讓他們不要貪小便宜,要友愛鄉鄰,與謝家人和睦相處,還要管教好家中子弟,禁止他們胡鬧;最后還寫信給楊意全,告訴他遇到這種謝楊兩家的糾紛,要勇于承擔,把事情處理好,別都推給女眷,若是楊家有人不肯服他,只管寫信告訴自己,自己會為他做主。

  楊大老爺與謝澤川曾是知交好友,當年會促成侄兒楊意全與謝澤川獨生女的婚事,當然不會把謝家當成普通姻親而已。他比楊家任何人都盼著兩家能世代友好下去。

  這件事就此平息了,謝謹華還沒反應過來呢,就得了兩筆賠償款,反而賺到了。水泥作坊繼續正常經營,還變相地得到了縣衙的默許,只要朝廷沒有明令禁止,以后都不用擔心會犯什么忌諱了。工匠們沒人跳槽,證明了自己的忠誠,得到了謝謹華的賞金,皆大歡喜。

  但楊意全與謝梅珺之間,卻有了一點小小的不愉快。

  慕林

  慕林9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