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三百四十一章 楊四

第三百四十一章 楊四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說起這件事,老賈頭就有些欲言又止,猶豫了一下,才壓低聲音,神秘兮兮地說:“說來這人……還是咱們謝家的親戚,本身更不是什么沒名沒姓的小戶人家,誰也沒想到,他做事竟會這么不講究!可我們做下人的,又不好跟人較真,就怕事情鬧大了,他沒事,我們倒要吃掛落。”

  謝慕林見他始終神神秘秘地不肯說出那人的名字,還說是親戚,就有些不耐煩了:“到底是誰呀?你要說就快說,別在這里賣關子!”

  老賈頭這才老實說來:“這人姓楊,其實是二房那邊大姑太太夫家的人,說來跟大姑老爺血緣還很近,得管大姑老爺叫一聲哥,是同一個爺爺所出的堂兄弟,還是嫡出的。不過他是小兒子,沒繼承多少家業,平日里靠著哥哥嫂子過活,在這湖陰縣城,聽說名聲也不太好,是個出了名的紈绔,也就是仗著楊家的名號在外頭胡作非為罷了。可楊家大老爺在外頭做官,家里人素來要臉面,因此凡事都要護他三分。”

  這位楊四爺剛開始找上門來的時候,是想叫水泥作坊的人給他重修一下郊外小田莊上的糧倉,預備秋糧下來后,方便存放,說是原本的糧倉破舊了,總是有老鼠出沒,水泥地面的糧倉不但干凈,還不容易有蛇蟲鼠蟻出現。

  這也是如今水泥作坊最經常接到的生意類型,因此作坊的人最初都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勁,還因為楊家是謝家二房的姻親,優先給他干了,連價錢都給他打了個八五折,最后還把零頭給抹了。

  如此優惠,活計又做得快又好,水泥作坊的匠人當然不會覺得這事兒有問題。后來是楊四爺的管家總是勸他們不必太過趕工,慢點做沒關系,他們才開始覺得奇怪的。他們雖然工程進展快,但早就做熟了,活計干得并不粗糙,甚至看在二房面上,做得格外細致些。雇主還叫他們做慢點,是不是太不合情理了?他那個小田莊,糧倉本來就建得不大,還要叫他們把地給多鋪幾層水泥,材料都比別家耗費得多。

  別家雇主都只會催著他們趕緊做完,畢竟工錢雖然固定,伙食卻是工匠們多做一天,雇主就得多包一天的,材料錢也要另算,為了省錢也不會特地叫工匠們慢慢做活,增加沒必要的工程量。

  當時去楊四爺家干活的工匠領班就留了心,很快發現,每次需要從作坊拉水泥到工地上的時候,楊家都必定要派上幾個人跟船,到作坊里細看燒水泥的窯周圍都堆了些什么材料,又是如何燒的。因為水泥作坊不許外人輕易入內,他家才特地讓工匠放慢速度,多耗水泥,好有機會多去作坊幾回。

  老賈頭對謝慕林說:“也是作坊那些工匠粗心,覺得水泥這東西,材料都是賤物,隨意就地堆放,忙起來時也沒顧得上攔人,竟叫那幾個人看出了底細。我跟管事打聽過了,那位楊四爺不但派了自己家里的下人去,還問他哥哥借了人手。等他家那個小糧倉完了工,他立刻就在自個兒的小田莊邊上挖洞建窯,不知打哪里弄了些材料回來,也要燒水泥了!”

  謝慕林聽得有些好笑:“不是說楊家大老爺在外頭做官,因此他家的人在家鄉就格外要臉面嗎?他們家的人不介意楊四爺開水泥作坊?”就算是在謝家,也只有十三房這樣偏支中的偏支,才會經營這種生意呢。至于三房,那是打著援助十三房的名義行事的,并沒有出面明言水泥作坊是自家的產業。

  老賈頭告訴謝慕林:“那楊四爺在家里也沒什么營生,他哥哥嫂子聽說也煩他煩得很,卻又不好不養活他,叫楊家大老爺那一支的長輩說他們不友愛兄弟。若楊四爺真能借著水泥,立下了家業,只怕他哥哥嫂子還巴不得呢,橫豎吃虧的又不是他們自個兒。要是水泥真能賺到錢,他們興許還想要分一杯羹去。這話是作坊管事托人打聽來的,就是楊四爺他嫂子對娘家人說的話!”

  謝慕林聽得有些無語,便問:“那楊四爺可燒出水泥來了沒有?”

  老賈頭對此卻有些拿不準,楊四爺肯定是讓人燒制過水泥的,但因為他的人只查到了水泥的原材料,卻沒弄清楚比例,所以燒得不算很成功,目前依然在試制中,試制出來的水泥,頂多就是鋪鋪地,根本不象謝家出的水泥那么好用。

  不過,水泥的燒制并不復雜,各種材料的配比也很簡單。那楊四爺叫人試得多了,遲早會試出正確的比例來。

  當然,就算楊四爺真的成功試制出水泥,老賈頭也有把握,他們搶不走謝家作坊的生意。因為水泥使用的時候,還需要添加別的東西,比如用來砌磚時,就不能光放砂和水,還得添些石灰石膏什么的。這兩種都是燒水泥的材料,估計楊四爺不會想到,它們還能有別的用途……

  但是,楊四爺的哥哥好象也在暗地里挖角水泥作坊的工匠。萬一叫他成功挖到一兩個人,水泥的秘密就再也不是秘密了。

  老賈頭請謝慕林想想法子,求二老太太宋氏跟楊家那邊遞個話,叫楊家人收斂些,盯著姻親的產業,未免太沒品了,這也是官宦人家應該做的事?

  謝慕林想了想,道:“真把這事兒鬧到二祖母跟前,楊家那邊就要丟盡臉面了,還有點殺雞用牛刀的意味。二祖母自然不會虧著十三房,但我們卻沒必要讓她老人家操心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你跟作坊管事給楊姑父身邊的人遞個話,看楊姑父能不能悄悄兒把這事兒給處置了,不必驚動姑姑。就算要有人扮黑臉,也犯不著讓姑姑這個做媳婦的出面。”

  這就是要讓楊意全楊姑老爺去扮這個黑臉了?

  老賈頭本來還想問,萬一楊姑老爺偏著楊家人怎么辦?但隨即想到傳聞中楊意全跟伯娘、堂兄弟不大和睦,只差沒做謝家二房的上門女婿了,心里頓時有了數。

  那要是楊四爺要是不肯聽勸,非要繼續挖角謝家作坊的工匠,建立自己的水泥作坊跟謝家搶生意,那又該怎么辦呢?

  謝慕林就說:“作坊里的工人不全是我們謝家的奴仆,人家要換東家,我們總不能喊打喊殺,逼著別人留下吧?為了區區一個水泥,不值當。如果真有人被挖走了,你們也不必死死攔著。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是只有我們一家知道的秘密,但凡有個邊鎮駐軍的工匠跟這邊通個信,我們的水泥配方就一點兒都不值錢了。

  “你們看開一些吧,多想想好事兒。水泥要是生產的人和使用的人多了,對我們更有好處,也有利于新技術、新工藝的創新。當初要是我們死守著水泥配方不放,不肯與簽約的工匠們分享,又哪里有那么多新技術出現?可見水泥這種東西,保密是沒有意義的。要不是它容易犯忌諱,我還恨不得大規模推廣出去,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這個配方呢!”

  老賈頭頓時對自家二姑娘肅然起敬,良久都說不出話來了。24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