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二百六十七章 危言

第二百六十七章 危言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謝慕林見文氏向自己認了錯,便也慢慢收了淚,表示自己原諒了便宜娘。

  文氏頓時松了口氣。

  謝慕林趁機道“娘,我知道你方才勸我那些話,是什么意思。您是不想讓老太太和族里的關系太差了,是不是?您擔心我向大伯祖母和祖母告老太太的狀,會讓她們對老太太的看法更糟糕,這樣老太太在族里的處境就更差了。雖然她活著的時候,可以依仗爹爹這個兒子,讓其他人拿她沒辦法,但她總有去世的一天。萬一族里惡了她,不肯讓她葬入祖墳,她豈不是要做孤魂野鬼?”

  文氏紅著眼圈點頭道“娘就是這個意思。”

  謝慕林之前說服文氏在謝老太太面前硬氣一些,不要事事聽從后者的命令,就是拿這個理由來搪塞的。如今她的做法有違當日說辭,也怪不得文氏會說出那些不中聽的話來了。

  不過謝慕林豈是那么容易放棄忽悠包子娘的人?

  她故意長嘆了一聲,對文氏說“娘,如果不是老太太做得太過分了,我又怎會這么做?說實話,我真的有些心寒了。老太太對我們母子三人一向很冷淡,明明您是她從小教養長大的,不但是婆媳,也是半個母女,可她對您是一點兒都不念舊情。從前,我還能騙自己,說那是因為曹氏出身顯貴,老太太被富貴迷了眼,因此嫌我們礙事了,才會借著打壓我們,來示好于曹氏……”

  文氏聽得雙眼含淚,想起當年謝老太太翻臉無情的情景,還有這些年的冷漠苛刻,不由得心中隱痛。

  “可是……大哥大姐明明從小就深受老太太疼寵,在不久之前,老太太還時常把他們掛在嘴邊,把他們當成是心頭的寶。如今呢?”謝慕林暗中留意文氏的反應,繼續說道,“大姐就不用說了,老太太罵她的那些話,難聽得我都覺得臟了耳朵!而大哥,他一心要讀書科舉,掙出個前程來,老太太卻隨口就要壞他的名聲,毀他的前程,就只是因為他要去竹林書院求學而已!老太太心里把這個長孫當成什么了呀?就算大哥是曹氏生的,難道這十幾年的祖孫之情,就都是假的不成?!”

  文氏頓住,慢慢坐正了身體,也不禁心驚。

  是呀,老太太是不是對身邊的小輩太過無情了?她文素敏是外姓人就算了,謝顯之、謝映慧,可都是老太太從小偏寵到大的親孫呀!就算曹氏千錯萬錯,這兩個孩子對老太太卻還是十分孝順的。這無緣無故地,老太太就要翻臉不認人,這也……太過了些!

  謝慕林見她動搖了,便繼續火上澆油“仔細想想,爹爹出事坐牢的時候,老太太也沒放多少心力在他身上吧?她當時整天都在抱怨住得不好,吃得不香,當了首飾,銀子也是自己收著,寧可花錢雇人來侍候自己,也不肯拿出一文錢來,給牢里的爹爹買些衣食被褥……

  “老太太心里,恐怕只有自己了,什么骨肉兒孫都是假的。就連她疼愛爹爹,也多半是因為爹爹會做官,又能賺錢,能供給她富貴生活。可爹爹的想法,她就不在意了。否則,當年也不會死活逼著爹爹娶了曹氏,這些年也一直不把大哥大姐以外的兄弟姐妹們放在眼里,如今索性跟幾乎所有的孫輩都翻了臉。再怎么說,我們也是她的親骨肉呀!”

  文氏的眼淚頓時掉了下來。

  謝慕林嘆道“老太太這樣的涼薄性子,我做晚輩的也不好說什么。可老太太既涼薄無情,又口無遮攔,性子一上來,便完全不顧后果。更可怕的是,她行事完全不知道輕重!

  “她若一直在家安心養病,不管外頭的事,也就罷了。可她一旦插手管家里的事,不管是家務,還是兄弟姐妹們的事,甚至是爹爹官場上的事……爹爹、娘和哥哥們都對她孝順,萬一在不該順從的時候順從了她,導致了嚴重的后果,連累了自己,甚至是全家人,那時該怎么辦?!不管老太太那時候是否愿意認錯,也于事無補了呀!”

  文氏聽得大驚失色,連哭都顧不上了“不至于吧?事情哪里就到這個地步了?”

  “誰知道呢?”謝慕林嘆氣,“她這回匆匆從金陵城出逃,雖然我們都猜想她是被三妹妹騙了,可若她真的沒有做過虧心事,又怎會上了三妹妹的當?看她如此驚慌失措的模樣,興許這里頭有什么內情是我們不知道的。老太太隨便出個門,就能搞出這么大的風波,天知道她以后還會不會闖出更大的禍?到時候,那禍事可就未必是三妹妹能搗鼓出來的了,而是真真正正會牽連全家的災難!這叫人如何能放心?我想想都覺得害怕。”

  文氏想想,也覺得害怕起來了。

  她驚慌地問女兒“你覺得該怎么辦?我們給你爹爹寫信吧?興許你爹爹有法子打聽清楚,老太太到底在害怕什么?能想辦法解決掉?”

  慕林扯了扯嘴角“行,娘要寫信,就寫吧。不過這信一來一回的,也不知道要耽擱多久,我們也不能干等著。我覺得,娘凡事還是要留個心眼,別真的事事都聽老太太的吩咐。倘若她的吩咐有道理,聽聽也沒什么。可萬一她的吩咐沒有道理,還會損害到你和我們兄弟姐妹幾個,損害到宗族的利益……那就絕不能聽了!”

  文氏咬咬唇“確實不能聽……我從前沒想過這些。”

  “現在不能不想了!”謝慕林緊緊抓住她的手,“等到事情發生了,我們再想辦法應對,那就太遲了!這種時候,我們需要族人的支持和助力。你也別總想著要給老太太留面子,瞞這瞞那的。現在不是計較臉面的時候。我們得早早提醒族中,早做準備,以防老太太不知輕重,給家里和族人引來禍患!否則,她要是糊里糊涂地連累了所有人,就算爹爹在外頭做到三品官又如何?兄弟們斷了前程,一輩子都毀了,家族也一蹶不振,后繼無力,難道娘和爹爹心里會好受?說不定連爹爹的仕途也要斷送!”

  文氏臉色大變,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謝慕林繼續道“若是真的出事……其實宗族里也不是沒有讀書種子,大家不可能因為顧慮爹爹,就輕易放過老太太這個罪魁禍首。要是爹爹真因此與族人生分了……又有什么好處?今年爹爹出事,還是多虧了大伯祖父與祖母出手相救。一旦爹爹與族人生了嫌隙,倘若將來他再被人陷害一回,又有誰來相救?”

  文氏聽了,越發心慌意亂,但女兒的意思,她還是明白的。正因為明白,她此刻心中才會更加痛苦。

  她連連點頭“好孩子,你說得有道理,我們確實……”話未說完,她就忍不住哽咽出聲,“為什么老太太就不能……不能象別人家的長輩一樣和和氣氣的呢?我們明明很孝順她,她為什么總要無事生非?家里橫遭大禍,早已今非昔比了,她卻還是這般任性妄為……我上輩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呀……”

  。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