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出發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出發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謝慕林等人自然不知道自己離開謝家大宅后,謝老太太與謝映容之間發生了什么事。他們回到貢院西街的住處后,只覺得輕松愉快,因為大家心里都清楚,接下來起碼有好幾年的時間,不必見到謝老太太了。

  只有文氏心里總有些愧疚不安,謝顯之也有些心事重重。

  謝謹之勸他道:“事情做了便是做了,再多想也是無用。老太太身體康健,三妹妹又答應很快就會告知她實情,她就算擔驚受怕幾日,也不會有大礙的。大哥不必有太多顧慮。這件事雖然有不敬長輩的嫌疑,但老太太的性情你我皆知,往日我們對她老人家陽奉陰違的時候也不是沒有,何苦非要在這一件事上糾纏不清?”

  謝顯之苦笑道:“話雖如此,我心里總是有些過意不去。從前雖有違逆老太太意思的時候,但多是小事,可這一回卻是……”在生死攸關的大事上主動撒謊!

  謝慕林在旁不以為然地插言:“主意是三妹妹出的,并不是我們主動騙的人,就當作是我們不忍心見三妹妹總受老太太責罵,縱容了一回她的小心思好了。況且我覺得老太太會這么害怕,本來就是件莫名其妙的事兒。且不說在覆舟山道觀發生的事里,我們謝家人只是個路人,根本什么都沒察覺到,只是適逢其會出現在道觀里罷了。事后我們還是聽溫家嬸嬸提起,才知道道觀出了事的。

  “老太太也不知道打哪兒聽來的傳聞,就把自己當成是砧板上的肉,自個兒害怕起來。那些達官貴人有什么理由跟她一個老人家過不去呢?她還不肯見我們,又差點兒祭出了裝病的昏招,我真不知道她心里都在想什么!”

  謝謹之也覺得這事兒挺莫名其妙的,只能猜測:“興許是老太太與三妹妹在觀中走動時,撞見什么了?”

  謝慕林哂道:“她們沿路經過的地方,我幾乎都走過一遍,哪兒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機密所在?除了趙家那位太太和她的隨行人員,也就是蕭家那位二公子了。可這些人誰不是大大方方與人說話?反正我是看不出老太太有什么必要在那里害怕不安。就算是我們,事后猜測出白氏的身份,也沒害怕過。老太太有什么可愁的?”

  謝顯之也想不明白,嘆道:“罷了,想不明白的事就別想了吧。反正等我們走了,三妹妹還是會把實情告訴老太太的,到時候她老人家自然就能安下心來。”

  謝徽之倚在門邊,涼涼地插言道:“你們最好別太相信謝映容了。這件事八成是她在搗鬼,說不定是她在老太太跟前說了些什么話,才嚇得老太太連人都不敢見的。瞧如今老太太老實得成什么樣兒了?也不罵謝映容了,還寵信有加的,處處都聽她的勸。哪怕是為了這樣的好日子,謝映容也沒那么容易把實話說出來!”

  謝顯之與謝謹之同時皺了眉。謝慕林便笑著對謝徽之道:“三弟八成又在金姨娘那兒吃了老陳醋,說話才會這般酸溜溜的吧?你管三妹妹心里是怎么想的?等我們離了京,幾時讓老太太知道實情,就是三妹妹的事兒了。難道她食言,我們還要替她負責不成?”

  謝徽之打了個哈哈,便往外跑了:“我去尋陳伙計說話去!”

  陳伙計正是謝謹昆借給文氏一行人的幫手,這趟回湖陰,他會代替謝謹昆,充當文氏等人的向導。精打細算的小商家,出個遠門,絕不僅僅是收拾些行李細軟就算了。陳伙計就教導謝家幾位少爺,若手里有余錢,可以采買些緊俏的貨品,帶回到湖陰出售,賺取差價。金陵城中好些東西,都可以在湖陰縣城中賣出高價來,哪怕只帶上三兩個小包袱,也能獲益不少,足可以貼補幾個月家用了。

  謝家人此行是包了一條船的,就算人多行李多,再多捎帶上幾個包袱也是無礙的。關于什么樣的貨物更容易在金陵城采買到手,也更容易在湖陰縣出售,陳伙計十分有心得。這幾日,謝徽之聽他介紹,心里癢癢的,便照著他的指點,問哥哥姐姐們借了本錢,私下置辦了兩包東西。

  謝慕林還提醒他,東西不一定非得在金陵城買,也不一定非得回湖陰才賣。他們這一趟行程,包的是商隊船隊的船,因此路上要繞一個圈,沿長江先往鎮江,再從鎮江轉道江南運河南下,一路上會經過好幾個大城大鎮呢,鎮江、常州、無錫、蘇州……這一個個都是繁華的好地方,他們還怕沒好東西可買賣嗎?他們要愁的,只有本錢不夠而已。

  反正謝慕林本身,也有自己的盤算。她手里本就攢了一些錢,如今更是拿回了謝映真在大宅里的私人財產和細軟,把一些碎銀子和零散的金銀錁子取出來,再當幾件不重要的小首飾,她手里就攢夠了三四百兩銀子的財產。這些錢,除去借了幾十兩給謝徽之,再從張俏姐與嚴家藥鋪購買了一些物資以外,其他的她都藏好了。她不打算在物價昂貴的金陵城里做些什么,但這一路上能經過的城鎮碼頭那么多,她就不信自己找不到機會下手。

  她籌謀已久的小計劃,也可以擺上日程了。

  景樂十六年的五月初八,謝家婦孺終于由文氏帶領著,一大早就坐上滿載行李的馬車,出門離開貢院西街的小宅,在謝謹昆的護送下,出城前往長江碼頭了。

  他們雇好的船早已等候在那里。謝謹昆自帶陳伙計去跟船行的人說話,謝顯之想起自己是家中長子,連忙也跟了上去,為了壯膽,他又把二弟謝謹之拉上了。最后謝徽之想起自己對做生意挺有興趣的,聽聽那些成功的生意人說些什么也好,便也湊上了一份。

  文氏也不去管他們,自行帶著女眷們在船艙中安頓下來。

  因謝澤山雇的船經常做富貴人家或官眷的生意,因此這艘船的艙房都挺干凈的,也算寬敞。謝慕林被分配到的這間艙房,雖然大小不足十平方米,但足可以放下一張不錯的床,床下有空間放箱籠,床對面是一張尺半寬的小榻,顯然是給貼身丫頭過夜時睡的。窗戶下方有一張小書桌和配套的圓凳,床腳方向還有一個不大的衣柜,衣柜旁又有臉盆架等物,整整齊齊,屋角還擺了盆茉莉花,養得很精神。

  梨兒把姑娘的東西簡單歸置好,出外轉了一圈回來,就對謝慕林說:“丫頭婆子們擠一個大艙,雖然不臟,但人太多了,怪擠的。索性我與翠蕉一塊兒陪姑娘住在這里吧?我睡小榻,翠蕉打地鋪。”

  謝慕林已經有些習慣這種沒什么隱私的生活了,點了點頭:“行,這樣我有事也好吩咐。你們暫且受幾天苦,等回到老家了,我聽說那邊宅子大得很,屋子也多,我讓人給你倆一人安排一間屋子,再不叫你們擠著了,如何?”

  梨兒與翠蕉聽了,都開心地笑了:“姑娘可要說話算數!”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