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友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友人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戲班子重新開鑼,唱的同樣是一出熱鬧戲,不過這回不再是神仙們咿咿呀呀了,而是一出武戲。戲臺上幾十個演員揮舞著彩旗,用刀呀槍的互相交叉打斗,還有人連翻了五十多個跟斗,引得樓下男賓席上一片叫好聲,樓上的孩子們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謝慕林和謝映芬就看得挺迷的。這比那些聽不懂的斯文戲要有意思多了。

  期間謝慕林留意到謝映慧出去大概十分鐘左右就回來了,同行的謝映容回來后就坐到了謝老太太那一桌。

  本來她還想過,謝映慧與謝映容去更衣,要是打算做些什么的話,估計就要趁此機會了,但她倆帶足了丫頭婆子,去了沒多久就回來,估計沒打算干見不得人的事,所以她就沒有動。

  等臺上的精彩表演告一段落之后,謝慕林總算有時間理會謝映慧了,便問對方:“大姐姐怎么好象心情不大好的樣子?你不愛看戲嗎?”

  謝映慧懶懶地說:“吵吵鬧鬧的有什么意思?我素來不愛看這樣的戲。”

  謝慕林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大姐姐方才是去更衣了?地方離得遠嗎?干凈嗎?人不多吧?”

  “地方還算干凈,離得也不遠,就在這個院子門外左拐,一直走到底就是了。那邊還有個小園子,挺清幽的,景致不錯。”謝映慧頓了一頓,“不過人嘛……就算不多,只要遇上一個你看不順眼的,就夠堵心的了。我還寧可那地方人多一些,畢竟人多了,某些厚顏無恥的家伙多少會有所顧忌,不敢露出丑陋的嘴臉來。”

  喲,看來是有故事了?

  謝慕林忙問是怎么回事,就連謝映芬也把注意力轉回到姐妹們身上,眼巴巴地等待著謝映慧的回答了。

  謝映慧無奈,又覺得這種事說出來也沒什么,便告訴了她們。

  她方才與謝映容一起去更衣,其實真的只是借口而已,目的是為了去“偶遇”遲遲未回到席間來的那位傳聞中要做太子妃的趙小姐。她們打賞了一個倒茶送水的小道士,知道趙小姐是往那個方向走的。不過,趙小姐她們沒遇見,卻遇上了另外兩位閨秀,一位是馬玉蓉,另一位曾經是謝映慧的閨蜜,謝映慧不想提她的名字。

  馬玉蓉乃是當今皇帝的姐姐永寧長公主的幼女,在家十分得寵。而永寧長公主年幼喪母,被生母所在宮殿的主位——也就是當今太后收養,與太后親如母女。皇帝的同母胞弟被過繼去了燕王府,又長年駐守北平,少有回京的時候。太后的舔犢之情,皇帝的手足之情,多是體現在永寧長公主身上。即使曹家權傾朝野,也要忌憚她三分。

  馬玉蓉與謝映慧都是皇親國戚家的小姑娘,還是同齡人,見面的機會很多,但從來就不是關系良好的密友。前者看不慣后者的行事作風,也對曹家很不感冒,當面就敢懟謝映慧,說曹家的不是。可曹家與謝映慧都拿她沒辦法,所以一直合不來。

  然而方才謝映慧在更衣處外頭遇見馬玉蓉時,對方并沒有如她所想的那樣出言諷刺,反而淡淡地點頭示意,禮數周到,還就天氣問候了她的身體,客客氣氣地離開了。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當時她們遇見的另一位姑娘。那位姑娘的父兄政治立場雖然更偏向承恩侯府一些,但從前也沒少巴結平南伯府。姑娘本人更是積極地與謝映慧結交,還和她做了好朋友。謝映慧自問待對方不薄,時常送些禮物什么的,還時常在長輩面前為她說好話。可方才她們遇見時,那位姑娘卻口出惡言,對她多有奚落之語,仿佛她被承恩侯府冷落,便等于淪落塵埃了。

  可事實上,謝映慧如今還是三品高官家的千金,曹家的外孫女。那位姑娘的父親官位還不到三品呢,態度變化如此唐突,真不是一般的勢利呀。謝映慧想起對方從前對自己的諂媚,再回頭看與自己不和的馬玉蓉是什么態度,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她感嘆著對在座的兩位妹妹道:“我前不久才發現,深信不疑的親人一直在對我撒謊。今日我又確定,本以為對我真心實意的未婚夫婿,很可能只是在哄騙我而已。而眼下,我又再看見,本來以為是好朋友的人對我冷嘲熱諷,本來以為是對頭的人卻對我以禮相待。這世上的事,跟我想的真是完全不一樣。我過去十三年是不是都瞎了眼?”

  謝映芬連忙安慰她:“大姐姐別難過,都是身邊最親近的人,誰會無緣無故懷疑對方不是好人呢?這原也怪不得你。”

  謝慕林則說:“現在你發現也不遲,那些欺騙暫時還沒造成嚴重后果。樂觀一點想,你早點兒知道真相,總好過等將來被騙得走投無路,才知道實情的好,是不是?”

  謝映慧白了她一眼:“我怎會被騙到那個地步?你少在這里胡說八道了!”

  謝慕林笑笑,抬頭望向斜對面的觀戲席:“那邊好象有人在吵架。”

  謝映慧循聲望去:“哦,那就是馬玉蓉了,跟她吵起來的是她嫂子,我記得娘家是姓白的,是歧山伯夫人的娘家侄女兒。”

  謝慕林仔細一看,原來那姑娘就是馬玉蓉呀。她見過的。

  她當初剛剛穿過來的時候,才從水中被救起,渾身濕冷地坐在岸邊。文氏一再懇求錢媽媽請大夫來給自己看病,錢媽媽卻以影響宴席為由,堅持要等散了席再請人來。當時圍觀的賓客中,就有一個綠衣小姑娘和一個黃衣小姑娘看不過眼,說了些諷刺曹氏主仆的話。馬玉蓉正是綠衣的那位小姑娘。謝慕林當時睜眼看到她,還以為是到了小戲骨紅樓夢的片場呢。

  這位馬姑娘三觀挺正的,又有背景,怪不得當日能這么理直氣壯地懟人呢。

  也不知今日馬玉蓉與她嫂子因為什么事,在眾目睽睽之下吵了起來,她姑嫂二人的爭吵已經引起了其他女眷們的注意力,連趙家的太太奶奶們也頻頻望過去。大概是不想被人看戲,馬玉蓉的嫂子白氏先閉了嘴,面帶忿恨地扭頭下了樓梯。

  馬玉蓉板著臉坐下,留意到了斜對面的謝家姐妹,面色松了一松,露出一個矜持的微笑,點了點頭。

  謝慕林姐妹三個齊齊點頭回應了對方的問好,心里都覺得,這位姑娘估計是真的不在乎謝家在金陵城中的地位變化。哪怕她并不熱情,這等態度也算是難得了。

  謝映慧嘆息道:“以后我真該帶眼識人才對。只是從前得罪她多了,不知道她還愿不愿意與我為友。”

  謝慕林笑道:“大姐真心實意與她結交,她為什么要拒絕呢?只不過這種事不必太過刻意,順其自然就好。”

  謝映慧點點頭,又看向戲臺方向:“呀,接下來要唱的這一折戲好,那個小旦很是逗趣,你們注意聽呀。”

  謝映芬連忙轉頭望去。謝慕林聽了一會兒,卻聽不懂演員在唱什么,只能看動作。她有些無趣地扭頭打量其他人,意外地發現,謝老太太與謝映容不知幾時消失了蹤影。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