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二百零六章 分歧

第二百零六章 分歧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謝映慧就此在謝家大宅安頓下來。

  她按照先前向哥哥謝顯之保證過的那樣,每天早晚去給謝老太太請安,陪謝老太太吃飯、說話,閑暇時就待在自己的院子里,看看書,練練琴棋書畫,跟丫頭們玩笑聊天,似乎時間也不難打發。只可惜桂園那邊的工程還在收尾,而她院子前往桂園的通道又被封住了,不然她還能跑桂園里逛去呢。

  謝映慧對于家人決定將桂園出租的事有些難以理解。她認為把家里的園子租給別人使用,就意味著家道中落,體面掃地了。那在京城的高門世家中,是極為丟臉的事。

  然而,當她前往貢院西街的小宅玩耍,在兄妹們閑談間提起此事時,謝慕林很直白地告訴她,不出租不行,因為家里值錢的產業都叫平南伯扣下了,若不想法子開源,一家老小都要喝西北風。而家里剩下的東西中,就數這座桂園最值錢,不舍得賣,租還是無妨的,就連園里的出產,也可以換錢呢。有了桂園的收入,家里人無論是留京的謝老太太與謝映容,還是回老家的文氏、謝顯之等人,就都有了生活費,還可以給任上的謝璞減輕一點負擔。

  謝映慧聽得啞口無言。曹氏不指望謝家能供得起女兒的富貴生活,因此沒少給女兒塞生活費。謝映慧手頭銀子一點兒都不缺,光是金陵城中幾大銀號出的銀票,就有整整一大匣子呢。她本來不指望從謝家人手里得到月錢、零花什么的,如今才猛然發現,家里的經濟條件大不如前。他們家,是真的窮了。而造成這一切的,正是她曾經信任尊敬的舅舅平南伯。

  搞不好平南伯府如今維持富貴生活的錢財,就有很大一部分是從謝家搶來的。

  謝映慧頓時覺得窘迫不安。有些事,沒有親眼看到,沒有親身體會,她是不會明白平南伯給謝家帶來了何等災難的。但現在,她知道了。

  她猶豫了一下,想到表哥對自己的種種承諾,便嘗試著說:“這些都是我舅舅在世時犯的過錯。要不……我去跟表哥說一聲,讓他把我們家的產業還回來?哪怕是只還一部分也好,總不能真叫家里人受窮吧?”她還是覺得,出租園子太掉價了。

  桂園可是她母親曹氏的得意之作,十幾年來一直在金陵城中聞名遐邇,不是親友與達官貴人,都休想能一睹園中風采。可如今,這個園子即將變成暴發戶或平民給錢就能進來玩樂的所在,價錢還開得不高。這叫人如何能接受?

  謝映慧的想法很天真,然而在座的其他人都比她更現實。

  謝徽之直接道:“曹文衡是不可能答應的。大姐,他真的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清白無辜。若說他從前真的對平南伯所為一無所知,那如今他既然已經知情,還向你表示知錯,愿意向謝家陪罪,又為何從未提過要把產業歸還謝家呢?可見他的懺悔不過是在哄你而已。”

  謝映慧的臉立刻耷拉了下來。

  偏偏謝顯之也開口道:“三弟言之有理。大妹妹,你不要輕易相信曹文衡的話。比如你這次搬回家中住,明明合情合理,他卻還要生你的氣,差點兒跟你吵了起來,這事兒就做得十分不通。他若是真心為你著想,就沒有理由攔著你回家,更沒有理由逼你住到寧國侯府去。”

  謝映慧板著臉道:“這事兒我就是隨口向你們抱怨一聲,心里并未真的生氣。舅母和表哥雖然惱我不聽他們安排,但最終還是隨了我的意思,可見還是寵著我的,只是一時半會兒拉不下臉來罷了。等我過幾日回去看他們,送點東西哄他們高興,這事兒也就過去了。表哥不過是與我拌句嘴而已,大哥拿這個挑他的刺兒,有什么意思?!”

  謝慕林與謝謹之一聽,便知道這姑娘開始起逆反心了,再跟她說下去,她興許就要翻臉。于是后者拉住了想要吵架的謝徽之,前者給謝顯之使了個眼色,轉頭對謝映慧溫聲道:“大姐比我們更了解曹文衡,既然大姐有這個把握,想必是有底氣的。那大姐就去試試吧,我們在家里等你的好消息。”謝映慧不去真的碰個壁,又如何能發現曹文衡的真面目呢?

  謝映慧愣了愣,臉色頓時緩和下來:“二妹妹愿意信我?”

  謝慕林笑道:“大姐姐說得這么有信心,我為什么不信你?”接著話風一轉,“不過,我得先問問大姐姐,如今平南伯府的情況如何?聽說之前承恩侯派了人去監視平南伯夫人,還把她架空了,不許她插手府中事務?那現在怎么樣?那些人可都回承恩侯府去了?”

  謝映慧不明白謝慕林為什么要問這些,但還是照實回答:“舅舅的喪事辦完后,那些人就都走了。大舅舅派那些人來,原也是為了阻止舅母大辦舅舅后事罷了。事情辦完了,他們自然不會留下來。”

  謝慕林點頭:“這么說,平南伯府的產業如今是自家掌管著了,承恩侯府沒有搶了去?阿彌陀佛,那太好了,我還怕曹文衡有心無力呢。”

  她又繼續問:“那你觀察著,如今平南伯府是誰在當家?主持中饋的必定是平南伯夫人,那外頭的事務呢?曹文衡是否有管過府里的事?平南伯夫人能聽他的嗎?大姐姐,我問這個也是為了你。曹文衡遭逢大變,年紀輕輕就成為了當家人,我們總要知道他撐不撐得起門面,有沒有足夠的魄力和才干才行哪。如果他只是扶不起的阿斗,那我們又如何能相信,他將來能讓你過得好呢?”

  謝映慧的臉微微紅了,面上猶帶幾分羞澀,小聲道:“他素來是不管那些瑣事的……如今他身上又有傷,舅母也舍不得讓他勞神,因此家中大小事情,都由舅母拿主意了,只偶爾會叫文鳳打打下手。不過,舅母對表哥極為看重,只要表哥的傷勢痊愈,自然就會把家交到他手上。”

  她瞅了謝慕林一眼,抿了抿唇:“我知道二妹妹的意思。你想說平南伯府還不是表哥當家,就算他想要把謝家的產業還回來,也會被舅母阻止吧?我也想過這一點。不過,只要表哥有心,多求一求舅母,舅母也不會太駁了兒子的臉面。我不敢奢望舅母能答應把所有產業都歸還我們家,但只要有一兩間鋪子,一兩座田莊,能供得起家里人日常花銷,不必非得將園子租出去掙錢,那就夠了。”

  謝慕林笑笑:“大姐姐說得是。我覺得你可以找身邊的人問一問,從前大房名下的鋪子,一年都能賺多少銀子。到時候你就挑一間收入最少的,一年千兒八百兩的就夠了,去找曹文衡要。他那么重視你,為了你什么都愿意做,這點小小的要求對他來說,一定不成問題啦。只要咱們家有了一處收入豐厚又穩定的產業,老太太生活無憂,大姐姐就是謝家的大功臣了!”

  她沖著謝映慧,笑得十分甜:“我就等著大姐姐帶好消息回來啦!”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