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一百九十章 家常

第一百九十章 家常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謝徽之被謝謹之揪著,去向謝映慧道歉。謝顯之與謝慕林跟在后面,前者是擔心妹妹,打算去安慰一下,后者……完全是打算看戲去的。

  謝徽之別別扭扭地給謝映慧賠了不是,哭完一場的謝映慧一臉的無精打采,無可無不可地接受了他的歉意,只有一個要求:“以后別再說那些戳人心的話就行了。就算白日里我說話有些不中聽,那也是因為旁人騙我在先。我好歹是你長姐,你怎能故意氣我呢?”

  謝徽之訕訕地說:“以前我也沒少受你的氣,刺你兩句又如何?你不是長姐么?做姐姐的讓一讓弟弟,又有什么要緊?”

  謝映慧下意識地就覺得區區一個出身卑微的庶弟,憑什么要她這個嫡姐退讓?但想到自己的處境,想到母親的所作所為,她又沒了懟人的心情,扭過頭去默默流淚,不再說話了。

  謝顯之在旁安慰她:“大妹妹別哭了。曹文衡本非良配,三弟的話也不是無的放矢的。他欺騙你在先,傷你心在后,既然已經說出了毀婚的話,你又何必執著?有父親在,絕不會讓你終身無靠。”

  謝映慧哭道:“誰在乎這個了?!還不是母親做錯了,舅母和表哥才會生氣的?!母親非要嫁那個姓方的,根本就不在乎我會怎樣,我心里難過得要死,你們還不許我哭一哭么?!”

  誰不許她哭了?她不是都哭一晚上了么?誰攔過她?

  謝徽之忍不住又說話了:“敢情大姐你是為了你娘跟平南伯夫人鬧翻了,壞了你和曹文衡的姻緣才哭的?弟弟跟你說句真心話,你真沒必要為那小子傷心。他真不是什么好東西!”說著就羅列起他聽來的曹文衡種種花心好色的傳聞了,諸如收了幾個通房呀,跟哪個花魁當眾調|情呀,和誰家千金來往密切呀……

  謝映慧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耳朵:“住口住口住口!你少胡說八道了!表哥才不是那樣的人呢!”

  謝徽之翻了個白眼:“你整天窩在深宅大院的,對他能有多少了解?若見過他的真面目,絕不會覺得他是好人。”

  謝映慧啐他:“我從小與他一塊兒長大,認識十幾年了,你又見過他幾回?我不信他,卻信你從外頭道聽途說來的傳聞,你當我傻么?!”

  謝徽之不服氣地想要再說些什么,被謝謹之一把拉住,不甘心地閉了嘴。

  謝慕林便笑著插言道:“算了,大姐姐如今滿心傾慕曹文衡,自然是聽不得旁人說他壞話的。我們也沒必要做壞人,只是想勸大姐姐,以后對別人多些警惕些,不要輕易相信他人的話。別的不說,令堂與方將軍的婚事,平南伯夫婦都是心知肚明的,甚至還是謀劃之人。大姐姐那位表哥身為他們的嫡長子,真的會一無所知嗎?若他早就知情,又為何不告訴大姐姐?他還幫著其他人,誤導大姐姐顛倒黑白,把親生父親當成仇人吧?他這么做,似乎有些辜負了大姐姐對他的一片真心哪。”

  謝映慧臉色變了變,情緒立時沮喪起來。沒錯,她都忘了這一點了。曹文衡到底事先知不知情?若是知情,又為什么不告訴她?他不可能知道她對這種事有多么忌諱的。還有父親的事……

  謝映慧咬著手帕一角,若有所思。

  謝顯之見妹妹不再哭了,暗暗松了口氣。他柔聲勸道:“好了,別傷心了。倘若曹文衡真的因為娘的決定,背約毀婚,你心里再難過也無用。多愛惜自己一些,別因為傷心,就把身體給弄壞了。未來的日子還長著呢。”

  謝映慧聽了低頭不語。

  這一晚,她就帶著綠綺,睡在了自己十分熟悉的院子里。謝顯之擔心她會害怕,還把菖蒲與翠蕉都打發過來陪她,自己只身去了正院的小書房安歇。

  文氏帶著幾個孩子歇在正院,丫頭婆子們則在南屋擠一擠。正院是最早清理出來的院子,因為在抄家時,是謝家婦孺短暫待過的地方,又曾經用作審問場所,沒被官兵禍害過,所以家具保存完好,東西也不算亂,屋里還算干凈。謝慕林他們曾經在這里住過兩日,也沒嫌棄條件不佳,分住了幾間屋子,對付了一晚上。

  謝慕林夜里睡的就是小庫房,仍舊是當初那張長榻。不過,角落里的馬桶已經被清理過了,屋中早就沒有了那股難聞的氣味。

  謝顯之的丫頭菖蒲拖著帶傷的身體,不知打哪里翻出了一個香爐和幾塊香,熏了一熏,屋里頓時彌漫起一股清新沁人的香氣,連蚊蟲都不來了。

  謝慕林清早起來,覺得睡眠質量真不錯。香爐里的香灰已燃盡,屋里還殘留著淡淡的清香。她對著屋里的鏡臺梳好頭,穿好衣裳,從母親與打地鋪的善姐身邊輕輕走過,出了房門,只覺得一陣清新的涼風迎面吹來,院子里的石榴花已經開了,紅艷艷地掛在枝頭,十分顯眼。

  梨兒起得比她早些,見她也起來了,連忙送了水過來侍候她洗漱,然后小聲告訴她:“三位少爺一大早就起來了,不敢驚動了太太,叫了幾個小廝,去太平橋那邊吃早飯去了,還打包了許多吃食回來。姑娘這會子到前院去,東西還都熱著呢!”

  謝慕林聽得食指大動,忙道:“那我去吃早飯了。你一會兒收拾完了也過來吧。昨兒娘帶著善姐收拾東西,快三更了才睡下,你別驚動了她們,讓她們多睡一會兒。”反正便宜老爹上任去了,謝老太太又不住這里,沒事需要文氏去忙活,睡個懶覺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梨兒笑著應了,收了巾盆下去。謝慕林獨自前往前院,中途想了想,又轉道去了謝映慧的院子,發現菖蒲、翠蕉和綠綺都已經起來了,不過謝映慧屋里沒什么動靜,就跟幾個丫頭打了聲招呼,直接走了。

  前院正廳里一片熱鬧,謝徽之最近手頭闊綽,買了十好幾種早飯點心回來,明明已經在店里吃飽了,卻還是忍不住想嘗嘗新鮮。雖然他買回來的都是家常東西,但他總覺得比從前吃過的山珍海味都要美味誘人。

  謝顯之勸他別把自己撐著了,謝謹之沒說話,安安靜靜地在一旁吃自己的,抬頭瞧見妹妹來了,連忙叫了謝慕林過去,告訴她哪幾樣東西好吃,哪些就不必嘗試了,幫她趟雷。

  謝慕林笑著品嘗起了哥哥的心水推介,兄妹幾個正有說有笑的呢,忽然青松面色大變地奔了進來,手足無措地向他們回稟:“太太……前頭大太太派人來接大小姐了。大少爺,怎……怎么辦?”

  兄妹四人靜了一靜,謝顯之率先開口:“你說誰來了?我娘么?她就在門外?”

  青松點頭:“小的沒瞧見太太,但跟車的是桂珍姐姐。桂珍姐姐說,太太吩咐了,兩家關系尷尬,就不下車相見了,只想把大小姐接走。少爺,這……這怎么辦呀?”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