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慕林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手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手

小說:慕林| 作者:Loeva| 類別:古裝言情

梨兒撲通一聲跪倒在謝慕林跟前,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地:“姑娘恕罪!都是我的錯,竟然把姑娘撞暈過去了!

  “當日姑娘本就病著,還暈了過去,我怎么叫都叫不醒,官兵還立刻就要押著我們走。我眼睜睜看著姑娘被人抬走,急得恨不能去死!府里兵荒馬亂的,我們這樣好好的,都吃了那么多苦頭。姑娘病得那般厲害,還暈了過去,萬一有個好歹可怎么辦哪?!梨兒真真罪該萬死!”

  謝慕林心情復雜地攙住這多日不見的少女,見她整張臉比先前瘦了不止兩圈,神色憔悴,就知道梨兒是個忠心的侍女,這些天一定都在為了謝映真的安危焦慮不安。

  可惜,謝映真已經不在了,到底是什么導致了她的死?是落水后的高燒不退,還是官兵上門時的意外暈厥?又或是在小庫房那兩天兩夜里的冷待?謝慕林自己也說不清。她只是一個后來者,一個……占了便宜的穿越人。

  謝慕林只能低聲對梨兒道:“起來吧,我現在已經沒事了。那天也不是你害我暈倒的,而是別人撞了你,你自己也身不由己,我要怪,也不會怪到你頭上。我還要多謝你,那日幫我換了干衣裳,又讓我穿得足夠暖和。否則,我昏迷了那一天一夜,饑寒交迫,又沒人照應,早就小命不保了。”

  梨兒痛哭不已:“是我的錯!我該把姑娘照顧得更好才對。二太太離開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要我把姑娘照看好了,我卻出了這么大的漏子……”

  文氏在旁柔聲道:“好啦,都是過去的事兒了。如今真姐兒也沒事,梨兒就別再哭了。誰能想到那日會發生那樣的事?所幸大家都安然無恙。以后你好生侍候真姐兒就是了,真姐兒一向與你親近,不會怪罪你的。”

  謝慕林聞言,對梨兒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以證明自己確實跟對方很親近。

  梨兒仍舊在抽泣著,但整個人已經安下心來。她提心吊膽了二十來天,就怕姑娘會出什么事,如今總能算放心了。她是犯了大錯,不過不要緊,姑娘安然無恙,她又回到姑娘身邊服侍了,往后總有戴罪立功的時候。

  文氏轉頭去跟梨兒的父母家人說話。那是她從文家帶過來的陪房馬路遙夫妻。馬路遙媳婦還是她生母在世時的舊仆之女。在謝家被抄前,這兩口子一直是二房的外院管事。不過因為曹氏主持中饋的緣故,他們手中的權柄十分有限,也就是幫文氏跑跑腿,收收租,采買點東西而已。可他們都是文氏的心腹之人,如今一旦被官府放回,就算其他人要被遣散,文氏也是不會放棄這對夫妻的。

  馬路遙夫妻除了長女梨兒,還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石硯,是謝謹之的小廝,小兒子尚未有職司。

  除了馬路遙以外,文氏還有一房心腹家人,就是她從文家帶過來,從小侍候她長大的丫頭瑞雪,與謝璞從小帶在身邊的書僮趙豐年兩口子。當日她新婚,謝璞便做主讓兩人的心腹也成婚了,還說他倆的名字就是天生一對,瑞雪“兆”豐年。

  趙豐年與瑞雪也有兩個孩子,長子青柏,在謝謹之身邊做小廝,小女兒只有十歲,在謝映真院里做粗使小丫頭——不是當日撞倒梨兒的那一個。如今這對兄妹也跟著父母,一起回到謝家來了。

  謝璞接收了官府發還的謝家仆人后,并未將所有人帶回謝家目前落腳的地方,而是另行租了個大雜院,先行安置。

  平南伯府事先打點過官府,領走了曹氏的心腹與用慣的人手。但這并不代表,剩下的人就都是忠于謝家的了。還有很大一部分是曹家看不上眼的小人物、兩面派,只要有好處,隨時都有可能被收買。

  這部分人手,謝璞也同樣看不上,隨便給幾兩銀子就把人打發了。至于他們從前的私人物品與財產——不是在官府那兒,就是被曹家吞了,謝璞不打算討要,他們有膽就自個兒尋前主母去吧。離開后,他們可以找上平南伯府,求曹氏收留,也可以另尋差使,又或是找個牙行自賣自身。謝璞對他們的去向并不關心,肯給那幾兩遣散銀子,他這個舊主就已經足夠仁慈了。

  剩下還有六七十人,大部分都是性情老實,埋頭做事,不會輕易被曹家人收買去為非作歹的。但其中年紀老邁,又或是身體不佳,沒有一技之長,又不是各房里受重用的人,謝璞也照樣給幾兩遣散銀子,把人打發了。只是他們能領到的錢,比頭一批人要多一些。他們往后要往何處去,都由自己決定。

  不過謝璞也提醒了眾人,有幾家故舊親友,又或是生意場上的熟人,家風比較寬和守禮的,這些人若有興趣,可以去投靠,總歸是一條生路。這些人便千恩萬謝地磕頭辭去了。

  金陵繁華,謝家既然打算回鄉,老實人們也未必想跟著走的,他們還是更依戀金陵城的生活。

  最后剩下三四十人,這些才是謝璞要留在身邊的心腹及其家人。其中,有他多年帶在身邊用慣了的長隨、管事,有文氏的陪房、近侍,還有孩子身邊的管事大丫頭或心腹小廝等等。謝璞帶人去外任上,不再是皇親國戚的身份;家眷回鄉,也用不著擺多大的排場。以謝家如今的境況,有這些人侍候,已經足夠了。

  于是,文氏身邊留下了趙豐年、馬路遙兩對夫妻,還有一個在抄家前就近身侍候的大丫頭善姐。

  謝慕林迎回了梨兒,與趙豐年的小女兒翠蕉。

  謝謹之有一個丫頭玉簪——是謝璞身邊長隨的女兒,并非原本在他身邊侍候的人——還有一個用慣的小廝石硯。

  謝徽之原本的丫頭小廝都被遣散了,文氏將馬路遙的小兒子改名叫青柳,給了他使喚,又給他添了個叫小蛾的丫頭。

  大金姨娘與宛琴的丫頭也是從謝璞手下人的家眷中挑選出來的,前者的丫頭叫香桃,后者的丫頭叫銀杏,都是十二三歲大的小丫頭,可以做些粗活而已。

  謝映芬與謝涵之的丫頭也沒保留,因為他們年紀還小,目前暫時未分配人手,先使喚著宛琴的丫頭,等到回了湖陰,再買人不遲。謝涵之另得了一個小廝叫青竹,認得幾個字,可以充作書僮使。

  另外還有謝老太太身邊用慣的人,經謝璞再三甄選,只留下三個人品比較信得過的,分別是大丫頭珍珠與何婆子、蔣婆子兩人。謝璞再另外買了一個十四五歲的丫頭,改名叫蜜蠟,連同珍珠等三人一道,送去承恩寺后頭的謝老太太處,給謝老太太與三女兒謝映容使喚。

  下人分配的事,就這么安排完事了。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