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狂探 >第2191章 破案的機會

第2191章 破案的機會

小說:狂探| 作者:曠海忘湖| 類別:都市娛樂

“這……這……這怎么可能呢?”詢問室內,關修杰看著苗英拿過來的東西,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是新加坡皇家賭場的內部資料,上面還有你的手印!”苗英說道,“4年前,你在這家賭場欠下了一千二百萬的賭債!”

  “對,對,可是……”關修杰面色蒼白,嘴唇顫抖,“我已經……已經還上了啊?這……這擺明了,是有人要陷害我啊!”

  “你先別說陷害不陷害的!”趙玉陰陽怪氣地說道,“還是先說說4年前的事吧!你欠債的事,是不是被朱喜城知道了?”

  “啊?沒……沒有啊……”關修杰趕緊說道,“絕對沒有,你……你們可不要亂說啊!就算……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樣?也……也不能說,我會因為這個,把朱總……這……”

  “4年前調查的時候,”苗英拿著卷宗記錄說道,“你為什么沒有跟警方交代呢?”

  “我……我……”關修杰顫抖說道,“這種事畢竟丟人,說出來,會丟面子,而且……而且會增加我的嫌疑,還會讓我在公司內部競選中不利……

  “警……警官……這些都是人之常情啊!”關修杰哀求道,“但是請你們相信,我可不是兇手啊!”

  “關修杰,”趙玉冷冷說道,“我看,你現在還是不了解你的處境啊!”

  “處境……嗯……”關修杰面露驚恐。

  “你的哮喘吸入器是從朱韻笛的房間里發現的,”苗英說道,“然后,我們從你的房間里找到了這份資料!

  “這就說明,你現在是謀殺朱韻笛的頭號嫌疑犯!

  “你發現朱韻笛掌握了你4年前欠下巨額賭債的證據,擔心你的丑事會被揭發,所以半夜潛入朱韻笛的房間,將她推下了海,并且搶走了資料……”

  “別……別啊!”聞聽此言,關修杰嚇得癱在了地上,趕緊說道,“這……這絕對不可能!我……我沒有去過朱韻笛的房間,我可以對天發誓!”

  嘀嘀……

  關修杰正自解釋,苗英的手機響了,打開之后,苗英面露冷然,將手機頁面對準關修杰,說道:

  “關修杰,你還有什么話好說?”

  趙玉側頭一看,但見苗英的手機上,傳來了一份財物報表。

  關修杰看到這份報表之后,猛地打了個冷顫,然后趕緊抄過那個哮喘吸入器,又吸了一口……

  “這是在朱喜城出事之前,你們公司辦公財物的報表,”苗英說道,“你是還了賭債,但是,你是用天勤公司的錢還的債,對不對?”

  “哦……原來……”趙玉指著關修杰恍然大悟,“原來你小子挪用公款啊!”

  “我……”關修杰都快哭了,痛苦地跪在地上,捂著心口說道,“這到底是誰?是誰想要害死我啊!”

  “你還狡辯是不是?”趙玉冷冷說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這件事你解釋不清楚,那就等著回警局候審吧!”

  “解釋……我解釋……”關修杰給趙玉作揖道,“警官啊,我真的是被人誣陷的!我……我承認,當年我的確是動用了公司的辦公經費,還了我的賭債!

  “但是……我對天發誓,朱總真的不知道啊!”關修杰說道,“當時,我雖然欠下了巨額賭債,但是,我并不是還不起!

  “我們在外匯市場上有投資,還有,我背地里投了幾項國際投資,如果把那些錢拿出來的話,完全可以還上賭債的!

  “但是……我需要,需要時間啊!”關修杰說道,“朱總出事之后,我就知道警方一定會把我查個底掉,所以早早地通過關系,又借了一筆錢,把公司的錢還上了!

  “因為財務上做得仔細,錢也沒有損失,所以當初沒有人看出問題!”關修杰說道,“再后來,等我把那些wàiwéi資金收回來之后,又把欠款也還上了!

  “趙神探,你是聰明人,您只要仔細想想就能看出來,如果朱總已經知道了我的事情,那么當天,他怎么可能讓我上游艇呢?

  “公司里面,會開船的人有的是啊!”

  聽到關修杰的辯解,趙玉和苗英對視了一眼,二人沒有說話,表情卻顯得比較復雜。

  “趙神探,”關修杰又道,“我跟朱總非但無冤無仇,而且他還是我的貴人,我怎么能害他呢?

  “一千二百萬對我們來說,并不算一筆巨款!當初,就算被朱總知道了,也頂多是臭罵我一頓而已!

  “再不濟,把我開了行吧?

  “可是,為了這點兒賭債,要是把人殺了,這種事我可絕對干不出來啊!”

  “那……”苗英問道,“你屋里的這份資料,又該怎么解釋?”

  “真不是啊!”關修杰一臉無辜,“我根本都不知道……我也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東西……

  “您看,我不會傻到,去弄一份對自己不利的證據吧?”

  “這份資料,”苗英說道,“顯然是有人通過非法手段,從賭場內部調查到的。我剛剛問過朱韻笛的秘書,潘素茜說,朱韻笛于兩個月之前,專程去過一趟新加坡!

  “現在看起來,這份資料,應該是朱韻笛的!我們在資料上已經發現了指紋,正在想辦法進行比對!”

  “關修杰,你現在老實交代還來得及,”趙玉喝道,“說,這份資料,是不是你從朱韻笛那里偷的?”

  “趙神探啊,”關修杰欲哭無淚,“您想想,如果真的是我偷的,如果朱韻笛真的是被我推下海的,那么……我會傻到,把這么重要的資料,放回我的房間嗎?

  “這顯然,太明顯,是有人想要陷害我啊!

  “陷害我的那個人,才是真正的兇手嘛!”

  關修杰這么一說,趙玉和苗英再次對視了一眼。

  其實,趙玉和苗英早就看出來,這是一場明顯的栽贓,因為,如果關修杰真的是兇手,怎么可能做得這么爛?

  不但把自己的哮喘吸入器落在現場,而且還把對自己不利的資料帶回自己的房間?

  趙玉之所以和苗英唱黑臉,就是想要依次逼迫關修杰,看看他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現在看起來,案子顯然有了新的變化。

  趙玉心里隱隱升起了一股興奮,經驗告訴他,兇手越是想要欲蓋彌彰,留下的破綻就會越多!

  兇手不栽贓關修杰還好,可真的栽贓了,反而讓趙玉看到了——機會!!!5

山东11运5夺金开奖结果